关灯
护眼
    “我去,这真的是时代乱了,什么妖魔鬼怪都出来了。这年代,还有人搞这么风骚的手势吗?”当然只是嘴巴上说说,赵刚的身体还是出卖了他,很诚实的一边看着那只手,一边往那边跑。

    跑近了一看,有一个50多岁的中年阿姨,伸着手示意让他们赶紧进来。

    然后,那个阿姨赶紧把窗户关上

    这一举动倒是把赵刚给搞蒙了,年轻人,不要搞啊,我就靠你了。

    正所谓上帝关上一扇窗户,怎么也得给你打开扇门。

    大概过了几秒,一扇门缓缓地打开了。

    “生机啊,果然是天无绝人之路,感谢玉皇大帝,感谢阿里巴巴,给我重新做人的机会。”赵刚带着王凯他俩就开足马力往那扇门跑过去。

    3.2.1,恭喜,球进了。

    当然,对于失去“球”的守门员来说,她是非常恨,非常气愤的。

    碰,碰,碰。

    然后她用双手疯狂地敲击着门,用手指在门上挠着,一边发出低沉的嘶吼。

    当她发现,她没办法顺利打开这扇门的时候。

    她彻底暴走了。用手,用头,用膝盖,用一切可以撞击的地方,暴躁地撞击着这扇门。

    恰好这扇门呢,不是现在的那种沉重的防盗门。而是那种老式的铁皮门,把门板焊接在门框上的那种老门。

    正所谓人倒霉喝凉水都塞牙。

    就好像地狱的招魂曲一样,她用手指甲一遍一遍地挠那扇门。

    不知道你们小的时候,有没有见过。就是当别人用手指甲,或者是任意粗糙的东西去接触黑板的时候,然后上下去挠,会发出一种让人感觉到灵魂颤抖的声音。

    正所谓余音不绝,绕梁三日。

    “艹,这丧尸咋还会魔法攻击呐。”赵刚背对着门拿身子撑住门,免得让丧尸把门敲开。

    “她敲门敲了多久了?大概有多少秒?”赵刚着急的问着对面的王凯。

    不过王凯明显已经呆若木鸡了。只是在那傻站着,双目失神,看样子完全吓傻了。

    “大概快有一分钟了吧?”反而是旁边那个阿姨第一时间回复。

    恰好这个时候赵刚好像还听到了一些其他的脚步声。

    糟了。这个时间太长了,声音这么大,一会丧尸全都引过来了。到时候就麻烦了。这都1分钟了,为什么呢,不应该啊,除非.....

    赵刚好像突然想起了些什么。对着那个阿姨喊道

    “阿姨,你这边有没有什么味道大的东西赶紧去拿一些味道大的东西快去。”

    “哦,哦,哦,”说完那个中年妇女就跑到屋子里面,大概过了一会儿,她拿着一些亲嘴片就跑了出来。

    “快快,阿姨,你赶紧把这些都撕开,然后平均的铺在这个门的门缝下面。”

    “奥,好的好的”那个阿姨应了一声。

    不得不说现在的赵刚身上有了一些刚才在教室里没有的东西。

    然后赵刚比划了一个嘘的样子。

    “1.2.3.4.5.6.......”当这个数字到30的时候,门口的那个女孩突然停止了攻击。

    用头撞了几下门,好像失去了目标,然后开始其他地方走动。

    “好,终于成功了。果然,除了声音还有气味。”然后赵刚也跟劫后重生一样的瘫坐在地上。

    ps:亲嘴片的话,是小时候常吃辣条的一种。

    这个时候他才真正有时间去看一眼王凯和李思妍。

    他们两个都尿了,尿了一裤子。

    王凯整个人都已经懵了,现在还傻傻站在那,就像是失去了灵魂一样。

    至于李思妍,她整个人坐在地上,拿双手抱着自己的头。然后嘴巴,还在那念叨着什么,上下的牙齿跟打架一样。

    终于这两个孩子还是没有忍受住惊慌失措,心智崩溃了。

    赵刚比划了一下,让那个阿姨过来把门支住。

    然后他慢慢的过去,走到了刚才那个阿姨向他们挥手的那扇窗户下面。

    偷偷的向外面看了一眼,

    糟糕了,外面丧尸树怎么突然多了这么多。

    本来刚开在学校门口的话,没有丧尸。但现在因为刚才那只小丧尸的一番作为,导致现在门口至少堆积了超过30个以上的丧尸,在这徘徊着。

    看来想要从这个地方出去,从正门走无非是死路一条。

    赵刚也有些无奈,坐在地上“完蛋了”。

    这个时候,那个阿姨慢慢走了过来,比划了一下,意思是让赵刚他们几个人去屋子里,不要呆在外面,太危险。

    拉着楞在那的王凯开始向内屋走去,王凯到还好,至少还动弹。

    但是李思妍一个人蹲坐在地上,不管说什么,她都没有反应。整个人就好像是丧失灵魂一样,只是坐在那儿。

    啪,赵刚上来,往李思妍的脸上就扇了一巴掌。

    说来也蹊跷,就好像是范进中举一样,这一巴掌把她给扇醒了。

    她流着眼泪,对着赵刚说道“詹睿,詹睿”一直在重复着这个名字。

    “外面攻击我们的那个女生是我的同桌。她名字叫詹睿。也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只是没有想到,她怎么能变成那样子?她竟然攻击我们,她竟然想吃我们”说完,李思妍就开始哭起来。

    确实对于孩子来说,这样的打击实在是太过于沉重了。

    看着你以前最好的朋友,看着你的家人,就跟发疯了一样,想要来咬你,想要来撕烂你,想要吃你的肉,喝你的血。

    这对于一个七岁的孩子来说,太过于残忍。

    “我们在哪?“王凯有一些清醒的问了一下赵刚。

    “你猜?“

    不得不说,人的适应性是非常强的。

    赵刚刚开始和他们是一样的。对待未知,对待死亡充满了恐惧。可是当你想起你需要活下去的时候,你才会发现原来你身上有无数的能量在支持着你前行。包括你家人的鼓励,朋友的帮忙,以及你自己的内心,它在一遍一遍地告诉“你可以的,我们能行。”

    或许也就是人的适应性吧。而这种适应性是人类可以在这个社会生存下去的最大的一个根本。是的,我们能行。

    这个时候赵刚才真正有时间的去仔细查看一下他们所在的地方。

    当然,他们所在这个地方,你们一定会非常熟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