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听着下面陆陆续续传来的惨叫声,以及一阵阵如同春雨泄洪般的枪声,再加上一阵阵令人目眩的手雷声。

    所有人都知道现在的这个情况,有可能不太好。在楼下守卫的部队明显抵抗不住这些所谓“行尸”的攻击。

    领头的队长着急的向天空望去,但是直到目前为止,天空上仍然没有任何飞行物靠近的痕迹,或者说任何飞机的声音。

    他叹了口气,然后仔细的看着前面那个已经年近60,身体不再像当初征战沙场时那般熊武有力。

    岁月难免还是在这个以国家为荣,守护了国家近40年的人身上,留下了属于她自己独特的痕迹。

    想着自己刚步入军旅生活时的点点滴滴,想着自己作为新兵遭受教官蹂躏时的痛苦。

    想着自己通过不断的努力坚持和其他队友一起英勇奋战,从而获得到的荣誉。

    再想起身为警卫人员陪伴当前的这个男人近五年的岁月。

    点点滴滴流露在眼前,不禁有什么东西从眼角边流下。

    听着越来越靠近的喊叫声,这个队长终于鼓足了勇气做了一个决定。

    他偷偷的转过了身子,向他后面的几个明显有一些面露慌张的队员比划了一下,打了几个手势,然后轻轻地捂着嘴巴,小声地说着些什么。

    这些队员们听完之后,没有了,刚才的焦虑和不安,反而是由衷的笑了出来,每个人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

    然后拿着枪慢慢的往后退,慢慢的往后退,直到推到楼梯门口,然后一个一个的重新走回了这栋楼的楼梯。

    看着眼前的这个抬起头望着天空,没有一丝反应的男人。

    队长不禁笑了出来,终归还是老了呀。

    以前被称为全军第一的狙击手,无论是听力,视力,感知力皆都是全军前列。

    一个征战沙场40年的士兵,一个从血雨腥风刀山火海闯出来的男人。

    然后这个,队长最后看了眼,眼前的这个男人,悄悄地举起了他的手,敬了一个礼。

    他也偷偷的走到门边上,然后轻轻地把门拉上。

    但即使是再轻的门响声,终究还是触动了,在那站着的男人。

    “你们干什么?”他很生气地怒喊道,然后健步如飞,一个猛子就直接窜到了门口。

    碰,碰碰。他使劲的敲击着门,然后用力地想打开这一扇门。

    “没用的,将军,这扇门最后的一个守门员就是我。我们所有人都可以牺牲,但是唯独你不可以,你比我们重要。你还需要去拯救这个国家,拯救那些身处于水深火热之间的万千痛苦的人民们。”这个队长用背死死地顶住这扇门,说什么也不松开。

    “你在瞎扯什么,咱么每一个人都是国家的一份子,每个人的生命都是珍贵的,哪有说什么谁重要不重要的?快开门。”这个将军疯狂的敲着门。

    “将军,有一句老话叫做,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当我入伍的那一刻,我就知道死亡对于我来说有可能是无法选择的。”

    “不是吗?有的人死得没意义,但有的人死得却比泰山还要重。我倒不是说我死的没意义,但是比起你死我更愿意我死,终究守护这这个国家的人是你啊!”这个队长好像想起了些什么,深入他的左手,在他的怀里摸索着,探出来一张照片。

    照片上面是一个笑得很灿烂的女人,旁边带着一个三四岁的孩子。

    “老婆,对不起你,我终归还是没能回去看你,也对不起咱家娃。”这个男人最后看了一眼照片,满眼泪不经开始像雨点一般往下流着。

    “妈,我也想你,说好今年过年回家的,只能希望你和爸安全就好”

    谁说男人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罢了。

    听着,下面的脚步声越来越密集,开枪的声音越来越少,他心里有了些数。

    他,取下了挂在身上的抢,打开了保险。然后从身上把自己唯一的仅剩的几个手雷掏了出来,然后鼓足勇气的向下冲去。

    哒,哒,哒的声音响起,一股沉重的机械引擎声传入了这个将军的耳朵里。

    嗡。将军扭头看了一眼,终于直升飞机还是来了。

    看着直升飞机已经停在了原地将军,他安心了。

    然后他继续敲着门,想告诉里面的兄弟可以走了,可是当他把门打开的时候,这已经空无一人了。

    “将军,来,我们接你,快来”直升飞机上的其他几个穿着绿色军服的人,大声的对着站在门口这个男人喊到。

    “不,我要等我的兵。”这个将军很肯定的摇了摇头,对着直身飞机那边大喊道。

    “没事,将军,你过来。对于伙伴,我们一定会等的。你没有枪,太危险了,你可以过来先拿着枪。”貌似再大的风险,对于这群士兵来说也没有伙伴的生命更加重要。

    大约等了三分钟,仍然是没有任何人跑出来。这个将军心里面难免有了一些希望,难道我的兄弟们……

    轰鸣声再一次响起,只见那个队长拿着枪边倒退着,然后边扶着他的同伴一起往后退。

    进去那么多的人,最终只剩下两个人了。

    当那个队长出来的时候,看见将军还在等他们,心里面有了一些温暖。

    他赶紧扔出了手上的手雷,然后只留了一颗手雷在身上。

    趁着没有行尸的空挡,他赶紧扭过头来,对着飞机那边大喊,“快走快走,不要管我们了,我们被咬了,快走。”

    将军明显不愿意对着驾驶员怒吼,“不准走”

    “砰”,这个队长好像最终做出了什么决定。

    他拿着枪瞄准了飞机下面的地面,然后打了一枪。

    “将军,这辈子能做你的兵,我感到荣幸,Z病毒的事情,你和我一样都了然于胸。我们没得救了,赶紧走吧!”那个队长又拿枪连续点击了几下地面。

    “走。”将军最终做出了决定,嗓音低沉,声音哽咽的对着飞行员说道。

    然后飞机慢慢开始拉起,那个队长看到飞机终于起飞了,心里的石头反而像是落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