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看着在眼前哭得稀里哗啦的王凯,赵刚伸手探过了他的肩膀一把把他抱在怀里。

    用右手轻轻地拍着他的背,不过他也没有特意的去管,或者说刻意的强行不让他哭。

    当一个人处于极端情况下的时候,不良情绪是一定要发泄出去的,如果将情绪一直压抑着,到了最后,结局只有不是在压抑中爆发,就是在压抑中死亡。

    赵刚自己年少时经过同样的事情,但是那时的他却缺少一个可以让他哭泣的肩膀。

    要不是后面遇见了合适的人,发生了合适的事情,他一直都觉得,只有三个地方是它的归宿。

    要么是精神病院,要么是警察局,最后者是天堂,不好说,有可能是地狱。

    “放心,等这边的事情忙完了,我们第一件事就是去你家找你妈妈。”赵刚鼓足了浑身的勇气,用最坚定的语气对王凯说出了这句话。

    “真的么?”王凯慢慢停止了哭泣,抬起了他那梨花带雨的脸庞,满怀希冀的望着赵刚。

    “拉勾,上吊,100年不许变谁变谁是小狗。”赵刚伸出了自己的小拇指,向王凯比着。

    王凯很开心地笑了出来,伸出了自己的小拇指,当两个小拇指勾在一起的时候,这就叫誓言了。

    而小孩子的誓言貌似从来都比成年人的海誓山盟,海枯石烂,千金万诺要来的更加真诚。

    罗素倚在窗户边上,说来也奇怪,她好像透过那晶莹剔透的玻璃,看到了两个孩子身上那耀眼的光芒。

    ......

    我国某海域。

    一架浅绿色的直升飞机,孤独的飞行在漫无边际的天空中。

    透过阳光下的那片大海,将蓝色向上翻涌到天空之中,那股蓝色和天空的白混掺在一起,成为了整个世界唯一的主色调。

    说来也奇怪,这里很安静,没有那飞翔的海鸥发出鸣锐的尖叫在天空中傲游,身影穿插在这片浅蓝色的大海中捕捉着食物。

    也没有习惯中的发着轰鸣的渔船,和渔夫那亲切的喊声和撒网捕鱼时的兴奋。

    这里什么也没有,有的只是孤独和凄凉。

    坐在直升飞机中的一位年近60的老人,看着外面的景色不断发出沉重的笑声。

    这不是笑,至少没有这样的笑,那不开心,反而在笑里掺杂着悲伤和无奈与愤恨。

    “我参军好歹也快40年了,经历住了考核,也上过战场打仗,接受过批评,也获得过荣誉,但我从来没有放弃过我的队友,”他举起他的拳头,用力地敲着座椅旁的飞机墙壁。

    他像是用尽了全身最后的一丝力量,整个背紧紧地贴着他的椅子,那坚挺的身躯也最终没有经受住考验,松懈了。

    承担着重担的身躯好像是承受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彻底的崩塌了。

    “将军,这个事情不能赖你,大家都是自愿的,我们每个人都知道这场战役比之前的国家遭受侵犯的时候更加艰难。”一个身披绿色军装的军人发着洪武有力的声音劝着眼前这个年近60的老人。

    “对的,将军,人民需要你,祖国需要你。如果你这个时候选择放弃,那么你不仅仅是对不起你,你也对不起为你牺牲那些兄弟,更对不起这个国家的人民。”

    听着这一阵阵的劝阻,这个老人心里再有些温暖的时候,同时有些无奈。

    谁不知道呀?我也知道呀。

    但是我放弃了我的队友啊,算了,我只是想叹口气罢了。

    或许这就是作为领袖的难吧!你下面的每一个人都可以放弃,都可以害怕,但唯独你不可以。

    这个老人很仔细地挺起了自己的身板,打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在这狭小的飞机空间里,慢慢的站了起来。

    他用双手上下拍打自己的衣服,从头到尾整理着自己的仪容仪表,看着自己的妆容重新恢复了干净,他才算是满意。

    他抬起左脚,对着地上猛地一跺,举起了自己的左手,敬礼。

    “谢谢。”

    回来了,那个单纯使用眼神就可以杀死一只老鹰的男人,又回来了。

    看着眼前这个又恢复了雄武身姿的男人,旁边的几个军人通一地把手举了起来,敬礼,

    “将军。”

    “我生气的不是这个,我只是思索我们的国家的勇士们还在疆土上奋战,守护着我们的国家,为什么我要跑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来躲着?”他细锐的眼睛里面发出了刀子一般的眼神盯着对面的几个军人。

    “将,将军。目前的国家形势非常不利,这一次的灾难比我们想象中的要更加猛烈,如果控制不好的话,这会是一场全人类的灾害。”

    “将军,我们现在首要任务是必须保证这个国家大脑的绝对安全,只有这样,才能有一个个正确的指令传出,这样是为了人民啊。”

    “将军,…...”看着眼前的几个军人有条不紊的依次在劝着自己。

    这个男人心里有了一些数,他的眼睛凝聚着光,再仔细思索着什么,他的左手背在身后,大拇指,食指,中指三个手指聚在一起不停的揉搓。

    “现在国家情况怎么样?”

    “并不是特别好,现在只是大致上的一个数据统计,估计应该比您昨天发表的申明说的数字要增加三倍到四倍。”一个明显是文职的军人手里摊开着一个文件夹,在仔细的阐述着。

    “其余的人的情况呢?我说的是那些将军。”这个将军挺直着肩膀,严肃的问道。

    “情况并不是很好,目前已然得知的话,总计有14位将军都已经为国捐躯了。”

    “是吗。”

    这个将军看着外面的海域。

    一路走好,兄弟们。

    “其他国家呢?”他把头转过来,仔细盯着那个文职。

    “我们昨天陆陆续续联系了很多国家,现在目前可以得知的,这绝对是全球性的统一大爆发事件。

    基本的感染人群的话,现在初步计算已经至少超过了6亿。”

    将军扭过头,看着自己即将到达的航空母舰,不禁心里暗道:国难啊,世界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