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如果见过直升飞机或者玩过这一类游戏的小伙伴们应该知道,直升飞机和汽车在启动方式上面区别还是非常非常大的。

    不同于汽车启动的时候,只要点火,然后直接挂挡,起步走就可以。

    直升飞机在启动的时候需要先让螺旋桨先预热,然后才会有足够的动力把直升飞机从地面拉起来,一般这个预热时间在1分30秒左右。

    对于平常的时候来说,这1分30秒可能只是非常细微的时间,无伤大雅不足以上台面。

    但是当后面有数不尽的行尸攻击你的时候,这短短的一分30秒或许需要用命来填。

    队长贴身保护着总理,其余几个作战队员成为椭圆形分布,把总理紧密包围在中间。

    看着近到眼前的直升飞机,大家终于还是松了口气,成功了。

    “情况不妙,也不知道将军怎么样了,他们...“突然发出的巨响打断了这位队长的想法。

    砰,砰,嘶,无数的手,无数的身体在敲击天台的门。

    “四号,快过来,”队长被行尸们敲击着门的巨响吸引。

    这时,猛然回头才看见用身体顶着门的四号,朝着四号大声吼道。

    “不行啊,队长,后面行尸太多了,天台空间太小,我们抵挡不住的,飞机起飞要1分钟的。”四号只是全力弓着身子,抵着上天台的门。

    “一号,赶紧去开直升飞机,其余人戒备,随时小心,现在也不确定外面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队长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外面巨大的声响给影响了。

    他跑到天台旁边,向下面看去,然后直接目瞪口呆,整个人都愣住了,即使是经历了这么久的战役,当了这么长时间的兵,下面这么惨的情况他也是第一次遇见。

    整个电视台周围全是行尸,全部都是行尸。

    对这句话可能理解不深,但是如果说,你站在石头上,然后石头四周全是行军蚁,数不尽的行军蚁,然后你在缩小到和它们一样的大小,你就知道啥感觉了,遮天蔽日。

    一眼看去是行尸,放眼望去还是行尸,他们像是发狂一样的堆积在一起,成群结队,一个踩着一个,一个压着一个,用手往上抓,用身体往上蹭。

    不过幸好虽然行尸们堆积了上来,但是距离队长他们所在楼顶还有差距的,倒不用很担心外面的行尸。

    “但是四号,”队长心里也有一些无奈,其实这个电视台天台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大,一般情况下,这个天台只是停放拍城市远景专用的直升飞机。

    那种直升飞机可比队长一行人坐的军用直升飞机要小得多,本来就不大的天台上又放了一个庞然大物,导致天台门距直升飞机入口的直线距离不超过五米。

    五米啊,只要门一开,就有无数的行尸蜂拥的扑过来,数量实在是太多了,根本反应不过来。

    如果是一般情况下,队长就算拼尽全力,也会选择拯救四号,但是现在总理在这,总理的生命不能受到威胁。

    这恰好就是现实,现实中从来都不会让你有全选的机会的,当你必须得放弃两样对你同样重要的事物时,你就只能在痛苦中学会成长了。

    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啊!

    “快,二号,三号,五号去寻找重的东西,把门堵上赶紧支援四号。”只是在一秒钟,队长就做出了自己的决定。

    有人说鱼与熊掌不可兼得,队长想尝试一下,他两个都要。

    “快,这边。来,抬,1.2.3走。”本来电视台楼顶上面没有什么特别多可以使用的东西。

    就在三个人都快绝望的时候,二号突然在天台的另一边一个鸡脚旮旯的地方发现了一个黑色的水箱。

    三个人火急火燎的抬着水箱,用最快的速度往天台门口跑。

    “四号,抬脚,快。”三个人把水箱抬到天台门口,准备倚靠这个水箱,堵住门。

    但是四号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站在那,站在那。

    “四号,四号。”三个人大声的喊着。

    “不管了,队长注意戒备。”话语刚落,二号直接用身体堵着门。

    “快,三号抬水箱,五号扶四号,听我信号,3.2.1。”

    “靠,呀,”三号用了吃奶的劲把水箱往门上靠,但是推动的实在太慢了,这水箱本来就是金属做的,贼沉。

    里面还全是水,水汪汪的,这谁抗的住啊,啥劲都用上了,就是推不动。

    “来,”突然,三号觉得自己被什么包围了。

    “你咋这么没用呢,真是,一个水箱都推不动,来,1.2.3,推。”看着自己旁边站着的六号,和八号。

    三号瞬间眼泪就止不住了,在他绝望,在他没有办法帮助他的队友时,三号就觉得自己没用,自己是废物。

    总有些人会在你在无奈的时候帮助你,对你嘴巴最恨的,骂你骂的最凶的,一般都是对你最真心的。

    “快,往里面投掷,八号,准备烟雾弹,这边门快抵不住了,快。”看着眼前已经千疮百孔的门,二号大声吼着。

    砰的一声,天台的门直接被行尸用手活活的撞出来一个红色的洞。

    “扔,三号,六号你俩和我推水箱堵门,其余人准备后撤,先带四号走。”

    烟雾弹顺着门上的红色大洞扔了进去,过了几秒,敲击门的声音轻了下去。

    “再扔一个,快。”烟雾弹中的化学物质刺激到了行尸们的鼻子,就像是呆头的鹌鹑一样,失去了方向。

    “过来,飞机好了,咱们走。”螺旋桨的声响越来越大,示意着准备就位。

    “快,你俩先撤,我随后再走。”二号对着三号,六号喊着。

    “二号,”

    “二号,”三号,六号明显不乐意。

    “赶紧滚,还让我踢你们屁股,你们才走么,快滚,老子快坚持不住了。”二号气的开口大骂。

    “走,”

    呼,呼,呼,直升飞机慢慢地飞起来。

    砰,这时候行尸才把大门打开,前拥后簇地向直升飞机跳过来。

    “开枪,干它丫的,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