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游戏片段加载完成,请问游戏者确认是否开始游戏。”

    “游戏片段加载完成,请问游戏者确定是否开始游戏。”

    “游戏片段加载完成,请问游戏者确定是否开始游戏。”

    “游戏者未主动点击开始游戏。”

    “确定游戏者是否生存。”

    “游戏者状态:生存。根据系统默认要求游戏自动开始。游戏者,游戏进入,自动开始。”

    “谁啊?大早上的烦不烦?我招你惹你了?”躺在床上的赵刚明显还睡生梦死着呢,对着空气就是夺命三连。

    毕竟这大早上,黑灯瞎火的,谁没事有事的在你耳边像蚊子一样,叽叽歪歪个不停,你也会受不了的。

    赵刚慢慢的把头抬起来,眯着眼睛,然后把左边闹钟拿起来,仔细瞅了一眼,才早上四点多。

    这搞得赵刚大早上火气明显压不住啊,然后生气的扭头看了眼四周,没人。然后又“咚”的一声,将自己从新送回温暖的被窝。

    心里暗念:我这一天天的,你说说看。吃嘛嘛香,干嘛嘛有劲的一小伙,咋还做噩梦呢?然后就重新去找庄周下棋去了。

    然后在不经意间,他手臂上的数字也彻底成为了1。

    1月1号,新的一天,新的一年,新的开始。对于赵刚来说,也是一个再简单不过的一天,和其他的每一天相比,好像没有什么不同。

    不对,有一样不同,那就是今天早上来了一场非常大非常大的雾,虽然对于以后的赵刚来说,他知道大多数的雾都是雾霾,但是今天的这个雾霾明显不正常。

    正所谓黑云压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鳞开。在北边的小伙伴们应该都知道沙尘暴。

    见过沙尘暴的人应该都知道,在沙尘暴来临之前。整个天都会变成黄色的,然后慢慢的风会一点一点变大,就好像水煮青蛙一样,给你一个适应的过程。

    但是当沙尘暴真的开始那一刻起,你会发现铺天盖地的都是黄沙,这才是真正的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是一样的,十米以外不分人,畜。

    一股浓郁到压抑的风在你身边荡漾着,数不尽的沙子,就像小朋友一般,在你身边跳舞。突然。他们生气了,他们开始攻击你的脑门,攻击你的鼻子,攻击你的口腔。

    仿佛世界末日,即使回到家里,用水一洗,也能从嘴里洗出沙子。

    今天的这个雾也明显不太正常,实在是太过于浓郁了,就仿佛黑夜的恶魔一般,想方设法的从窗外慢慢的爬进你的家,千方百计地慢慢的靠近你的身体。

    不过很不幸,赵刚也不知道这个雾到底是正常还是不正常的,前世的这个时候他还在医院里面躺着发高烧着呢。

    不过对于以后见过洪水,见过海啸,见过地震的赵刚来说,这只是so easy的一些小事,所以他也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

    “今天的雾怎么这么大,算了,我们今天就不骑车了,然后咱们走着去上学吧,走吧,儿子。”罗素站在院子里,对着在屋子里,还在认真收拾书包的赵刚大声的喊道。

    “好的,妈妈,我知道了,稍微等一下,我马上就来。”

    两个人走在路上的时候,也在一边好奇。“今天怎么雾会这么大,我好像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雾啊!”即使是活了几十年的罗素也真的是感觉到活久见呀。

    就在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边聊天边向前走的时候,到那片高粱地结束的地方。

    在路边,不远,大概就10米多的地方,能看见两个人抱在一起,然后一个人还在“亲”另外一个人。

    罗素赶紧把赵刚的脸扭了过去,然后加快步伐的带着赵刚往前面走。

    “现在这个年代都这么开放了吗?大早上还跑到高粱地边上来亲嘴。”赵刚有一些觉得好笑的摇了摇头,现在的年轻人真的是。

    当然他忘了,他自己现在才是一个小孩子。

    其余的就没有什么多的偏差了,罗素把赵刚送到了学校门口。说了一句,让他乖乖地上学,认真听课。就扭头往家里去走了。

    赵刚来到了教室,明明一切正常的教室里,就是感觉教室的窗户上明显有一些东西,但又看不清楚是什么。总感觉心里不太舒服。

    然后更奇怪的是,今天来班里的人还真的非常非常的少,总共只有四个孩子而全班一共有44个学生。

    叮,叮,叮。然后伴随着上课铃声的响起,没有老师来上课,赵刚就一脑门子的问号。

    “今天这是怎么了?大家集体来旷课吗?老师都旷了。”坐在赵刚旁边的王凯有点兴奋的说道。

    这货一看也就是看故事,不嫌事大的主。

    “是呀,怎.么.回.事......?”说话的这个男生明显有一些害怕。面对这样的事情,大家都没有了主意。

    突然。

    门开了,一个浑身带着血的老师,一瘸一拐的慢慢走进来,然后把门关上,靠在门上。

    把手指放在嘴唇上,“同学们,今天我们先不上课了......”

    “老师,你怎么了?”教室里面仅剩的四个学生,急忙忙地跑到老师身边,然后还在一边焦急地问着。

    赵刚看着眼前的老师,这个人是他们的班主任王娟。

    当赵刚跑到王娟面前的时候,说一句实话,还是有些觉得惊讶的,不知道她是怎么变成这样的,或者说受了这么重的伤。

    首先映入眼帘,给人印象深刻的是,她的脖子和手,胳膊。

    怎么说呢,就好像被谁“亲吻”过度了一样,种了一大堆的草莓。但又不像是亲,那是一种疯狂的咬。

    她的脖子和手上面都被咬出来几个洞,没听错,是洞。脖子上面相对还好一些,恐怖的是胳膊,整个皮全部翻出来了。

    不知道你有没有看过,就是那些在马路上骑车,突然摔倒,然后在柏油路上被剐了几米那样的场面。

    差不多就是那样,真正的皮开肉绽。你能明显的看得到王娟的胳膊上的血管已经全部打开了,像是开门一样,只不过是红色的门。

    胳膊上的血肉是直接就是拉开的,大概有几寸的一个样子,而且是那种犬齿型的咬痕,明显是咬的。形状是往外翻的,能看见里面的肉直接暴露在外面,当王娟动胳膊的时候还能看见里面的血肉在运动。

    当正经看到这样的场景时,有几个人还能经受得住这样的?班里唯一的女生差点就直接吓晕过去。

    是啊,这样的场面,即使是赵刚前世生活了30多年都不多见,真的是太过于惨烈了。

    “老师,你这是被狗咬了吗?怎么成这样子了?”即使是一般很调皮的王凯这次也一改常态。很害怕很焦急,认真地问着老师说。

    这时候另外一个男生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从里面抽取了几张纸巾,然后慢慢的走过来。

    “老师,我只有几张纸,你先擦一下吧,先把血止一下,虽然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办?”那个男孩明显是有些害怕的,感觉到恐惧的。但他还是很勇敢的,闭上眼睛把纸巾递了过来。

    王娟很欣慰地笑了一下,想说声谢谢,但吸了口气,很显然,对于王娟来说,大声说话也就是可望不可及的事情了。

    赵刚拿着那几张纸开始帮王娟擦脖子上的血迹和手上的血。脖子上的相对还好说,虽然说很恐怖,但是没有那么重。但是手上的这个血痕太大了,口子太大了,血根本止不住。

    “王凯,把你书包的剪子拿出来,把书包上的带子剪下来来。”赵刚对着明显有点呆若木鸡的王凯说道。

    “…..奥。”王凯整个愣住了,过了几秒才反应过来。

    王娟的脸都已经开始变得苍白,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只能是用书包带把王娟的手也捆上,以防止王娟流血过多致死。

    最为关键的是,这个时候他们手上都没带手机,也没法打电话给120。这是赵刚第一次感受到回到小的时候的一种无奈。明明看着老师受了这么重的伤,确有些无能为力。但是他也很好奇,老师,究竟是被什么咬成这样子的?

    他仔细瞅了一眼。王娟里面穿的是一件很漂亮的女士黑色衬衫,外面套了一件淡粉色的外套。裤子穿了一件牛仔裤,鞋子的话就是一般普通的布鞋。

    很明显,王娟今天根本就没有想过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这是她正常一般上课时候的着装打扮,没有什么特别大的问题,所以说这很明显不是她在家里面发生的。

    碰,碰,碰。好像有人在敲着窗户一般,王凯很好奇的,刚想抬着头去看一下,然后突然就被王娟给拉了下来。

    她把所有孩子拉在自己的身边,把食指放在了嘴唇上。然后非常小声的说道:“学院里面的老师不知道怎么回事,好像都发了疯一样。要小心老师,不,或者说任何眼睛是白色的人。”

    碰,外面的人,不,现在或许已经不能叫人了好像听见了什么风吹草动,在敲击着窗户。

    然后王娟把手往下压了压,几个人呆在一起,大气都不敢出。

    突然不知道从哪传出一声惨叫,窗户外面的人就慢慢地走了。

    这时候才所有人提着的心才放了下去,缓了口气。

    “老师,我们现在怎么办啊?”班里唯一的女孩子向老师问道。

    “我也不知道,我手机也不在身上,而且,我也快走不动了”王娟脸越来越白,往那一趟,明显就快休克了。

    “老师,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外面怎么成这样了?”那个害怕血的男孩,担忧的问道。

    王娟强挺了口气,才开始讲到:“跟往常不太一样,办公室里人不多,不过我今天要准备的课程比较多,也没太注意。这时候,有了一个敲门声,我扫了一下,是校长进来了。

    吓了我一跳,他的眼睛里眼珠全部消失了,眼睛被眼白全部遮盖上。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情况。这时,一个女同事上去想询问一下校长眼睛是不是发生了什么样的情况。不知道怎么了,校长突然跟发了疯的一样,上来就开始咬那个女同事的脖子。

    而且特别的疯狂,拦都拦不住,我们好几个男同事硬是拉都没把校长拉下来。然后等我们去看的时候,我们发现那个女同事的脖子已经完全被咬断了,那个场面非常残忍。

    后面就乱了,不知道从哪突然就跑出来一个男老师,他的样子跟校长完全是一模一样的,整个人就跟发了疯一样,眼睛也完全是白色的。

    向我扑过来,我也是运气好,在挣扎的过程中,从地上摸到一瓶墨水,往他头上砸了他一下,他愣了一下,我翻起身就跑出来了。跑出来的时候因为太害怕,还不小心把脚给扭伤了。那个男老师刚向我扑过来的时候...

    这个时候上课铃声突然响起来了,我发现那些怪物都愣在了原地。然后我走的时候看见你们在教室里,我就进来了,你们什么都不知道,很容易出事。”

    白色的眼睛,见人就咬,跟发了疯一样,听到声音有影响,不害怕疼痛。我怎么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感受?赵刚心里暗念道,等等。

    这怕不是生化危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