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果然就在18年的时候,这伙人落网了。

    最后锒铛入狱,当时这群人出手的东西,还想从江城我们陈家的档口走货,我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这种烫手的东西,一旦过手,肯定会沾染上麻烦。

    我听着肖苗和江月郎说的话,倒是也没有插嘴。

    我对他们说的东西也不懂,至于什么长生佛经,有没有用,其实也不是我一句话说的算。

    以前我总相信这个世界上很平静,但进入倒斗行业之后,我才发现地底下面的东西, 远比想象中要精彩的多。

    肖苗听到江月郎说这话后,登时就白了眼江月郎,说道:“就你话多。”

    江月郎看了我眼,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一番不好意思的样子笑了起来。

    等待了一番,我开口说道:“肖苗,我们这次走了这条墓道,找到了你们口中说的九层佛塔,那么白公子是不是到了最后一道门口?”

    肖苗轻轻嗯了声,但是也没有说什么肯定的话,只是淡淡地说道:“有这个可能吧。”

    “所以是这里面的东西重要,还是白公子走的那一条路的东西重要?”我问出了心里的疑惑。

    可是肖苗听了我的话,看了我眼,却没有回答我。

    我也没有追问,做这一行的,有些话该说的不该说的,或者说该问的不该问的,心里面应该都要有点数。

    肖苗信任我吗?或者说信任江月郎吗?

    这是不好说的事情。

    反正是我没有完全信任他们的。

    “进去看看吧。”

    等了会,肖苗开口说道。

    这一座九层佛塔,外面也是有阳台的。

    如果是在外面,还可以进行观光,不过我对于这座九层佛塔的结实程度却没有怀疑过。

    毕竟外面的岳阳楼之类的, 都经历过那么多年风吹雨晒仍旧好好的。

    这座九层佛塔在这里面,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而且古代工匠的手艺,绝对是需要相信的,特别是在修建这种地下工程的是,若是一个没弄好,或者 谁敢糊弄的。

    说不定都要被满门抄斩,株连九族的。

    但在下面的木质结构的东西,可能会遇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这下面的一些虫子的啃咬,会让这座木质结构的九层佛塔变得不结实。

    不过一眼看去,我仍旧觉得没什么问题。

    大家开始往里面走去。

    我们很快就进入了九层佛塔属于阳台的一部分,我们绕过去,就能直接到了一道门,这一道门是锁着的。

    上面布满着灰尘,用嘴一吹,灰尘就到处飞的是。

    江月郎见状就开口说道:“开门。”

    江月郎的手下很快就动手,那一把锁经过这么多年,早就锈蚀的不成样子,轻易弄一下,锁就掉了下来,江月郎的手下,见到锁掉落下来,很快眼疾手快就将锁给捡起来了。

    揣进了自己兜里。

    这家伙的动作真的是一气呵成。

    门开了之后, 里面一股灰尘扑面而来,这地方肯定很久很久没有人进来了。

    看到这幅景象,我肯定会有这种想法。

    只是我还是留了一个心眼。

    这地方未必就没有人先到过。

    毕竟……

    现在这座墓葬当中,还有两拨人没有现身。

    一个是最开始的时候瘦弱身影,另外一波就是泡面头。

    这个泡面头到现在还没进来,真的是奇怪。

    但也有另外一种可能,泡面头已经找到了另外的入口。

    毕竟如果重新打个盗洞,然后进来,也不是没有可能。

    而且我觉得我们早就在岷江下面活动了。

    我此时深吸了口气,调整了一番自己的呼吸,我们所处的位置,正好是五楼,所以中间层的位置,五楼当中,也供奉着一尊佛像。

    佛像不算大,高度可能在五十公分的样子,前面放着香炉什么的,不过都已经蒙上了尘埃,一看就知道应该很久没有人来这里供奉过。

    江月郎眼神当即就明亮了几分,很快就招呼手下人,说道:“将佛像给拿了。”

    “等等。”

    我喊道。

    江月郎看着我就说道:“怎么了?陈老弟,放心,我现在拿了,也不是要独吞,等回去之后,我们平分。”

    “先不要乱拿东西,以免出现什么不必要的意外,我们才刚来这里,小心为上。”

    我认真的说道。

    肖苗这会也对江月郎说道:“听他的。”

    江月郎答应了声,对手下人说道:“没有我的命令,你们都要不要轻举妄动。”

    众人听了江月郎的命令,都纷纷应声说道:“是,胖哥。”

    肖苗手下的人,则是一声不吭。

    这座佛塔内部的墙壁上,也全部是佛像的壁画,可能是因为年代久远的关系,有些壁画的颜色也开始褪去。

    我盯着佛像看了一番,旋即收住了目光。

    这时候在前面的神台上,我看到了竹签,这种竹签放在罐子里,通常是让人求签的,另外还有几本发黄堆积灰尘的书籍。

    我刚想动手拿竹筒,江月郎却突然手疾眼快,将发黄的书给拿了过来。

    他的动作很快,明显有些防备的样子,我见到他这个样子,就知道他应该拿的就是所谓的长生佛经。

    当然是他以为的。

    他拿过后,将将上面的灰尘拍了拍,然后就看了起来,只是他明显看不懂,看了几眼,就给肖苗看了一下。

    肖苗很快就说道:“这就是普通的金刚经,净心佛咒,没有什么特殊的。”

    江月郎听了这话,明显有些失望,不过脸上很快就浮现了期待的神色,说道:“ 肖妹妹,这一层没有,下面和上面肯定是有的,到时候我们仔细找找就是。”

    这时候,我也没有管两人说的什么话。

    伸手就将竹筒拿了过来,我拿过竹筒就开始摇晃了起来。

    伴随着我摇晃清脆的声音响起,还有灰尘从里面飞扬出来。

    我快速的捂住了口鼻。

    也是这种时候,竹筒当中忽然就掉出了竹签。

    竹签落到地面上,张青蹲下来,帮我将竹签给捡起来,张青扫了一眼,明显是一副看不懂的样子,就很快将竹签给了我。

    我看了眼竹签,竹签上面的三个小字看起来异常扎眼, “下下签”

    这三个字的出现,顿时就让我忍不住头皮有些发麻。

    上面还有一句话,“佛说三生缘,非要舍命来,调转无生路,不如葬此处。”

    我:“……”

    我盯着竹签,莫名心跳开始忍不住加速。

    我忍不住呢喃了声,下下签?

    江月郎和肖苗看我盯着竹签愣神,就凑上来看了眼,随后说道:“陈老弟,你还相信算命啊。”

    “我不是相信算命,我是……”

    我还没说完,江月郎忽然将我的竹签抽过去,重新扔到竹筒当中,然后又将竹筒给了我,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道:“陈老弟,这东西是随机的,你不信在摇晃一下,说不定等会掉出来的就是上上签了。”

    我嗯了声,尝试着摇晃了一下。

    很快就有竹签掉下来,这次江月郎的动作倒是快了一些,蹲下去捡竹简,嘴里还说着:“陈老弟,不用说,这次肯定是上上签。”

    可是等他将逐渐递到我手上后,我看到了竹简上刺目的“下下签”三个字后,我面色当即就忍不住变的难看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