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崔青岁看着明显没有睡好的萧稚音,挑了挑眉:“你也没睡好?”

    萧稚音打了个哈欠,有些疲惫地点点头:“是啊,做了一宿的梦,还不是什么美梦……”

    她不是不想告诉崔青岁自己和无慧佛子的两次谈话,实在是无慧佛子都不敢在幻境之外的地方说话,萧稚音自然也不敢托大。

    萧稚音说完,看向了崔青岁,问道:“师兄你呢?你怎么没睡好?”

    崔青岁言简意赅道:“我昨晚跟你阿兄聊天来着。”

    其实不是聊天,是他被迫陪聊。

    萧稚音来了兴趣,一边蹦蹦跳跳地下楼,一边问:“你们都聊了什么啊?”

    崔青岁摸了一把萧稚音的头发:“大人的事,小孩子少打听。”

    萧稚音:“……”

    行吧,她也不是很想知道。

    两人坐在了大堂里,程百杨早早地就到了,正阴沉着一张脸坐在角落里,看上去随时会暴起杀人。

    萧稚音冷冷地哼了一声,悄声对崔青岁道:“你说,他什么时候会暴露自己真正的目的?”

    崔青岁见萧稚音这幅十分看不惯程百杨的模样,没忍住笑了起来:“再等等吧……我们现在什么都没做,他也不会有所动作的。”

    萧稚音点点头,而后走向了离程百杨最远的那一张桌子——陈潇湘已经回了皇宫,为了保险起见,慕仟贴了隐身符跟随在她身边。

    萧稚音和崔青岁一边吃早饭,一边商量着今天做些什么。

    “我们已经去过了皇陵,带回来了一个程百杨。”萧稚音道,“我们在解决程百杨的问题之前,恐怕最好不要离开。”

    顿了顿,她说:“九云已经打听到了关于那位预言秦国灭亡的十二宫长老的事情,我昨晚也发给你看过,我们接下来,就是要去找孟山重遗留下来的那本日记了。”

    崔青岁点点头,接着萧稚音的话往下说道:“那本日记,根据九霄传来的消息,说是在鬼界,你阿姐最近应当就在那边,可以请她帮帮忙,毕竟我们这里,还不大能走得开。”

    萧稚音明白他的意思。

    程百杨可能是人类,但绝不可能是凡人——秦国这个地方能压制修士的灵力和修为,若是出了秦国,很难说程百杨会不会恢复灵力、在他们背后捅刀。

    萧稚音道:“只能叫阿姐帮帮忙了……”

    她一边嘟哝着,一边就拿出玄玉令给谢初莲发信息,说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很快,谢初莲那边就回复了信息:【好,这件事交给我便是,阿音千万要小心、要照顾好自己。】

    萧稚音答应下来,谢初莲却似乎还是不大放心:【真遇上了不能解决的事儿,你就摔碎我上回送你的那些宝石中的任意一个,我就会马上过来了。】

    萧稚音:“……?”

    她愣了愣,而后想起来之前在家的时候,谢初莲塞给了她不少金银珠宝,她当时只是感动于阿姐给了她好多钱,没想到关键时刻还能保命呢。

    萧稚音期期艾艾地问:【那、那这些宝石被摔碎后还能复原么?】

    谢初莲:【……?】

    谢初莲被气笑了,没好气地回复萧稚音:【别这么财迷,后头你摔碎的我给你补上就是了。】

    萧稚音也觉得自己有点过分了,她连忙道:【阿姐别生气,你放心,我肯定把命和安全看得比钱财重要!】

    谢初莲那边又叮嘱了几句,而后便不再和萧稚音聊天了,当即着手开始帮萧稚音找孟山重的日记本。

    萧稚音放下玄玉令,看向崔青岁,笑了笑:“好了,现在我们只需要等阿姐的消息便好……这几日麻烦师兄多看着点儿程百杨,阿姐给我的宝石我分你三个,若是出了事儿可别不舍得用……我呢,准备这段时日就待在皇宫里了。”

    崔青岁点点头:“你是不放心陈潇湘和慕仟?也好,慕仟傻傻的,有他在只能说能保证陈潇湘不受到人身伤害,但是斗智这一块儿,恐怕还得靠你了。”

    萧稚音笑了笑,而后对崔青岁道:“师兄珍重。”

    崔青岁也道:“阿音珍重。”

    ……

    与此同时,鬼界。

    萧青弦看着梳妆打扮好的谢初莲,有些讶异地问:“你这是准备去哪儿呢?打扮得这么好看。”

    谢初莲优雅地笑了笑,而后十分刻意地炫耀道:“哎呀,这不是阿音托我帮她找个东西么,我准备多拍几张我找东西时候的影像给她看看……”

    萧青弦酸溜溜地说:“阿音怎么不找我呢。”

    谢初莲冷哼一声:“你是鬼王,还是我是鬼王啊?阿音凭什么找你?”

    萧青弦:“……”

    很有道理,但正是因为很有道理,所以他更生气了!

    谢初莲见他一个人闷闷不乐的样子,觉得有些好笑,道:“行了,我不逗你了……你要跟我一块儿么?”

    萧青弦眼睛一亮,而后很快端住了自己的那股子骄傲的劲儿,故作冷静道:“既然你这么想我跟你一块儿,那我只好勉为其难答应了。”

    谢初莲:“……”

    谢初莲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爱来不来,别装模作样。”

    萧青弦连忙收敛了一下脸上过于高兴的表情,屁颠儿屁颠儿地跟在谢初莲身后去了。

    君桥和阮娇娇跟在两人身后,谢初莲这时候便拿出了面具,给萧青弦一个,自己戴上一个,萧青弦有些懵逼:“为什么还要戴面具?”

    谢初莲不耐烦道:“让你戴你就戴,赶紧的。”

    萧青弦被谢初莲凶了,吓了一跳,忙不迭戴上了面具,他前脚刚戴上,后脚君桥就打开了玄玉令,对准谢初莲和萧青弦,阮娇娇也一秒挂上了甜美的笑容,字正腔圆道:“欢迎大家准时收看《走进鬼界》,我是你们的主持人阮娇娇!今天,《走进鬼界》将带领大家一起进行奇妙的探险寻宝活动,活动发起人正是我们人见人爱的鬼王楚怜!”

    君桥连忙切了一个近景,对准了谢初莲娇美的下半张脸。

    谢初莲嘴角挂着一个十分官方的笑容:“大家好,我是鬼王楚怜。”

    萧青弦:“……?”

    萧青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