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那就去医院。”若惜一定很着急。

    手术室外,宣箬惜焦急的等待着。

    “若惜姐,你也别太担心,小明会没事的。”宋轶说着安慰的话,手指却紧紧抓着自己的背包带子。刚才事情发生太突然,她也是措手不及。

    “小明是怎么受伤的?”刚才走的着急,没来得及问小丁。

    “我——我也没看见。刚才我在跟小凯说话,忽然就听到孩子们在大喊。然后回头就看见小丁在发呆——”

    “小丁在发呆!她为什么发呆?”

    “呃,我不知道。”宋轶眼神有些闪躲,为了掩饰自己的紧张,她刻意挤出几滴眼泪。宣箬惜深吸口气,调整自己的心情,事到如今,追究也是没意义。

    “算了,今天谢谢你。”

    “没事,也是顺便嘛。若惜姐,我还有事情要去公司——”

    “你有事就先走吧。”

    “那不好意思,我先走了。”宋轶几乎是快速的离开,就在她开车离去不久,霍纪昀就到了。

    “联系一下院长。”霍纪昀头也不回的下车,在离开前抛下一句。森森立马掏出手机打电话。

    几个大步,霍纪昀来到急诊室门口,在询问护士后,直接到了手术室外的家属等待区。

    “若惜。”宣箬惜回头,看到大步而来的男人。

    “纪昀。”他来了。

    “孩子怎么样?”定定地站在她面前,霍纪昀深深看她。几天不见,她似乎瘦了。

    “小明是白血病患者,本来就身体抵抗力不好,现在又流血不止,周医生说要立马手术止血,要不然就会很危险。”宣箬惜神情落寞。霍纪昀心疼的想去拥抱她,可还是忍住了。

    “我已经联系了院长,必要时,可以安排专家。”

    “谢谢。”宣箬惜只能道谢,其实心里清楚,小明的状况恐怕不会太好。果不其然,一个小时后,手术室的灯灭了,医生从里面出来,脸色凝重。

    “医生,怎么样?”

    “孩子的状态不是很好,血虽然暂时止住了,但还是有危险,你最好有——心理准备。”医生说完就离开了,宣箬惜早就有心里准备。小明能活着已经是奇迹,她内疚的是,若没有出现意外,他就可以好好的。

    “我认识几个国外有名的专家,可以送小明去国外医治。”霍纪昀说着,宣箬惜却摇摇头。

    “不用了。”舟车劳顿只会让小明更加难受。

    小明被送进观察室,医生说要二十四小时观察。

    站在无菌室外,透过玻璃往里看,宣箬惜的眼泪忍不住留下来。小丁也来了,她无比内疚,要不是自己一时闪神,小明也不会受伤。

    “若惜姐,都是我不好,都是我的错。”小丁已经哭了半个小时了,宣箬惜无奈的安慰她。

    “这是意外,不是你能预料的,别再哭了。我们在哭泣伤心也换不来小明的健康。”

    “小明太可怜了。”那么小的年纪就要受这样的痛苦。

    宣箬惜眼底也是湿润的,看多了生离死别,心口依然会痛。

    “森森,送小丁回去吧。”霍纪昀感觉小丁在,会影响宣箬惜的心情。

    “会好起来的。”手被握住,宣箬惜看向身侧的霍纪昀,他高大的身形挺拔如松柏,莫名的给她安心。轻轻地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不见的这几天,她已经明白了自己的心。

    这还是她第一次主动靠近,霍纪昀眼底是浓的化不开的柔情,握住她手的手掌更紧了些。被她依靠是他的责任,亦是他的心愿。

    “陪我吃饭好吗?”突然的一句话,让宣箬惜抬起头看他。

    “我从早上开始就没吃过。”一天没吃饭是事实,也是因为担心她。

    坐在医院的食堂里,宣箬惜慢慢地扒着饭,有点食不知味。

    霍纪昀看着她,放下筷子。

    “是不是菜不好吃?还是去外面吧。”说着就要起身,宣箬惜立马拉住他。

    “是我没胃口。”

    “人是铁饭是钢,在没胃口也要吃点。”

    “对不起,影响你了。”宣箬惜看他盘子里的饭菜已经吃掉大半。自己的却没怎么动,心里愧疚,脸上满了抱歉。

    他是堂堂霍少,居然会因为她说不想走太远,而就近食堂吃饭,他的身份又岂能在这里吃饭。

    “若惜什么时候变傻瓜了,吃饭皇帝大,在哪里吃不是吃呢。只要你开心,我都可以。”现在的他们就像一对寻常的男女朋友,霍纪昀很满足。

    宣箬惜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这男人怎么这么好呢。明明是高高在上,却愿意纡尊降贵。

    

最新网址:最新阅读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