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divid="tet_c">南侧的恶狼倏施偷袭,撞破了两层火圈,直向火圈中的慕容丹砚、叶逢春和众伙计杀去。其时慕容丹砚等人正自向北张望,眼看着厉秋风跃起在空中,一时之间不晓得出了什么事情,纷纷抬头望向厉秋风。待到惊觉南侧有恶狼杀到,nbp;数十头恶狼已经出现在众人身后。几名伙计措手不及,每人都被数头恶狼撕咬,惨叫着摔倒在地上,随即被恶狼拖入狼群之中。其余的伙计惊觉不妙,正要挥舞腰刀去将同伴救出,大群恶狼已经冲到面前。众伙计手忙脚乱地挥舞腰刀抵挡扑过来的恶狼,nbp;压根无暇去救出同伴。只是扑过来的恶狼太多,眨眼之间,nbp;便有三四名伙计被恶狼咬死。

叶逢春见恶狼攻破了两层火圈,nbp;心中又惊又怒,口中大声呼喝,要众伙计结成方阵抵挡狼群。只是方才众人以为厉秋风已经将狼王杀掉,纷纷挤到火圈北侧张望,原本结成的方阵已经荡然无存。此时火圈内到处都是恶狼,再想结成方阵,势比登天还难。是以叶逢春虽然大声叫喊,众伙计只能手忙脚乱地抵挡恶狼的攻击,压根无法再结成方阵。

慕容丹砚见厉秋风从空中坠落,虽然她不晓得有三头恶狼正在攻向厉秋风,不过看到火圈内到处都是恶狼,厉秋风若是落在狼群之中,即便他武功再高,想要全身而退却也绝非易事。念及此处,慕容丹砚心急如焚,左手推开身前几名伙计,拎着长剑便向厉秋风冲去。此时她已看到三头恶狼夹击厉秋风,不由大惊失色,nbp;知道厉秋风身在空中,没有周旋的余地,要想避开三头恶狼的分进合击,势比登天还难。只是自己离着厉秋风还有数丈,想要立时冲上去帮忙,已然来不及了。念及此处,慕容丹砚心急如焚,左手一扬,早已扣在手中的一把银针激射而出,直向扑向厉秋风的三头恶狼打了过去。

此时厉秋风倾尽全力挥刀攻向咬向他右腿的恶狼,打算先将这头恶狼斩杀之后,再撤刀对付从身后扑来的两头恶狼。只是三头恶狼分进合击,自己能否将三头恶狼一举击杀,心中没有半点把握。他心中暗想,若是换作平日,即便面对三位武林高手合围,我能打便打,打不过便走,nbp;敌人必定奈何不了我。怎奈眼下我身在半空,nbp;压根没有周旋的余地,nbp;陷入窘境之中。早知如此,我原本不应当跃在空中,而是与慕容姑娘等人联手,稳扎稳打,不给狼群以可乘之机。

厉秋风思忖之时,手上没有丝毫停滞,长刀如雪,直向咬向他右腿的那头恶狼砍了过去。眼看着长刀就要将狼头砍了下来,突然听到“嗤嗤”怪响声不绝于耳,那头恶狼发出凄厉的惨叫,跃起之势忽止,竟然向地面跌落。此时厉秋风手中的长刀已劈到了它的脖颈处,刀光闪过,血花迸现,恶狼的脑袋已经被厉秋风这一刀砍了下来。几乎在厉秋风砍落恶狼脑袋的同时,从他身后扑上来的两头恶狼也都发出了惨叫,身子齐齐向地面跌落下去。

厉秋风没有想到会有如此剧变,心中又惊又喜,猜到是慕容丹砚发射银针助自己脱困。他知道眼下乃是生死存亡的要紧关头,绝对不能有丝毫分神,是以来不及向慕容丹砚道谢,左手自怀中掏出一把铜钱,向脚下射了过去。只听得四五头恶狼发出惨叫,纷纷滚倒在了地上,其余的恶狼虽然没有被铜钱打中,却是吓了一跳,纷纷向后退去,待到厉秋风落地之时,他的身边竟然连一只恶狼都没有。

慕容丹砚见自己发射的银针击中了三头恶狼,助厉秋风平安落在地上,心中大喜,挥剑向前冲去,口中大声叫道:“厉大哥,我来助你!”

厉秋风双脚牢牢站在地上,手中长刀挥舞,连杀两头恶狼,这才转头对慕容丹砚高声叫道:“劳烦穆姑娘护住叶先生,免得他遭了恶狼的毒手。”

慕容丹砚暗想姓叶的狡诈之极,身边又有许多伙计相助,即便我不出手助他,他也不会被恶狼吃掉。念及此处,慕容丹砚做出一副压根没有听到厉秋风说话的模样,仍然挥舞长剑向前猛冲,打算抢到厉秋风身边,与他联手对付狼群。只是此时火圈内到处都是恶狼,虽然慕容丹砚离着厉秋风只有数丈,但是想要冲到厉秋风身边也绝非易事。她右手长剑挥舞,左掌翻飞不停,双脚不时连环踢出,将围攻过来的恶狼杀得东躲z,狼狈不堪。

厉秋风见慕容丹砚向自己冲了过来,生怕她有失,便即挥刀向北攻去,打算与慕容丹砚会合。恶狼虽然凶残,但是抵挡不住厉秋风手中的长刀,眨眼之间便有四头恶狼死在厉秋风的刀下。其余的恶狼心生畏惧,看到厉秋风杀到近前,便即转身逃走,厉秋风只用了片刻工夫,便已杀到慕容丹砚身前。两人刀剑合一,威力倍增,恶狼更加不是对手,只得纷纷后退。只是这些恶狼甚是狡诈,虽然不敢与厉秋风和慕容丹砚纠缠,却也并不逃远,只是围在两人周围,伺机向两人偷袭。

叶逢春眼看着厉秋风和慕容丹砚已经会合到了一处,暗想厉百户和穆姑娘武艺高强,两人联手,恶狼绝对奈何不了他们。若是两人就此逃走,老子可就糟糕了。念及此处,他一边挥舞腰刀向前杀去,一边大声叫道:“大伙并肩齐上,将这些畜牲全都杀光,保护厉大爷和穆姑娘离开这里!”

众伙计此时被狼群围攻,一个个手忙脚乱,甚是狼狈,眨眼之间已经有七八名伙计被恶狼咬死。此时听到叶逢春大喊大叫,众伙计心中暗想,咱们只守不攻,已是狼狈不堪,大掌柜还要咱们向恶狼进攻,这不是要咱们的命吗?!是以叶逢春虽然叫得甚是起劲,众伙计只顾着抵挡扑过来的恶狼,压根无人敢向前冲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