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1663年8月13日,香江(今澳洲罗克汉普顿市)。

        一艘隶属于汉洲第一运输商社旗下的三桅大帆船驶入了香江港码头,几名汉洲土著在港务人员的驱使下,立即将水手抛来的缆绳紧紧地系在码头泊位上。

        “这船上都拉的什么货物?”一名码头书吏抬头看了看停靠的三桅帆船,拿出一本入港登记簿递给了面前的水手长。

        “除了一些棉布和大量的采煤工具外,全都是土人苦力。”那名水手长接过登记簿,笑着应道:“足足拉了五百二十名爪哇土人和戈瓦人。……不过,这个时候,能囫囵站起来的恐怕就不超过五百人了。”

        “狗日的,你们当运牲口呀!”那名码头书吏啐了一口,“你们这艘船,满载量最多不超过七百吨吧,而且还是货船,能装四百人都已经很多了。你们可好,竟然装了五百人!那路途上,还不得死一堆人呀!”

        “本来从广宁出发时,船上也就只装了三百来人。”那名水手长苦笑着说道:“可途径保安(印尼今帝汶岛古邦市)时,遇到南洋商社的商船,拉了两百多戈瓦人。他们瞧着我们船上还有一点舱位,便一股脑地将人都塞了过来。说是你们香江煤矿需要的大量苦力,让我们顺带拉过来。”

        “香江煤矿是需要大量的苦力,但不是一个个都闷死在船上的死人呀!……狗日的,都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去弄几辆板车,将那些尸体拖走!”

        此时,那艘三桅帆船已经开始“卸货”,一个个干瘦的土人,神情委顿地互相搀扶着,从船上陆续下来。时不时地还看到船上的水手驱使着土人将一具具尸体,从船舱底部拖出来,然后随意地丢弃在码头边上。

        一名码头官员见状,气急败坏地朝附近几个汉洲土著大声吼道。这些该死的水手,就不知道在进入香江(今澳洲菲茨罗伊河)之前,提前检查一下船上的“货物”,把这些“死物”先抛入大海!现在可倒好,给你都弄到码头上了。万一有个什么传染疫病,香江附近两万余人,都要跟着倒霉。

        自从二十年前,香江发现巨量煤矿后,工部和云阳府便着手开始进行大规模地开发和采掘。如今,这处煤矿已经成为汉洲本土境内最大的煤炭供应基地。

        相应的,该地围绕香江煤矿,陆续建起了系列煤化工产业,焦煤场、干馏场、煤焦油提炼场、煤沥青场、煤球制作场等二十余家重工企业。

        焦煤场,可以为国内几家钢铁厂提供源源不断的焦炭;煤焦油提炼场,可以从煤炭干馏当中稳定的提取煤焦油,能合成十几种染料,用于棉纺织行业;煤焦油加工过程中,经过蒸馏去除液体馏分以后的残余物就是煤沥青,沥青辅以碎石和矿渣,是最佳的铺路材料,较水泥路面更加平稳和柔性;而煤球制作场,则为国内的众多城市居民提供必要的燃料和取暖物资。

        因为此地聚集了大量煤化工企业,因而对煤炭的需求量是非常巨大的,这就使得香江煤矿对采掘苦力的需求也是极为迫切。经过二十多年的不断消耗,云阳府周边及内陆数百公里的汉洲土著几乎都已填充在煤矿当中。但是日益增长的煤炭需求,仍旧迫使香江煤矿不断地继续扩大产能,所需的人力仿佛也是永无止境。

        在这个时期,采煤的通常方法是用镐、撬杆以及炸药爆破。采掘工在靠近地面煤层下凿一个1米深左右的凹槽,然后使用镐、撬杆或铁棍将煤打碎。对于较硬的煤,则用一把手工操作的旋转式钻机钻出一个拳头大小的孔洞,往里面填入一定量松散的黑色火药,进行小规模的爆破。

        人力挖煤是一项极其艰辛而又缓慢的工作,汉洲本土的数座煤矿曾试图想开发一些机械操作的模式,来取代这种既耗费人力,效率又极其低下的人工采掘工作,但二十多年过去了,仍旧没有一座煤矿是完全机械化的,继续依靠无数苦力进行人工采掘。

        不过,为其他工业部门的机械化做出很多贡献的蒸汽机,却被迅速广泛应用到煤矿的地面机械方面,包括泵水、轨道运煤出矿和上下的提升作业。

        要知道,在同一时期,不论是在大明,还是在遥远的欧洲,煤炭被采掘出来后,最初都是通过一个个柳条筐或者其他盛具,用绳索调装出矿。后来,有人发明了木滑撬上运输,沿着矿内巷道进行拖拉。甚至,还有的地方,采用矮种马或者驴子,将一筐一筐的煤炭拉出矿区。

        而齐国最早的黑山矿场,在二十年前便开始运用锻铁轻轨和一节节小型的矿车将煤炭输送到矿场外,极大地减轻了矿场苦力的繁重体力劳动。

        随着蒸汽机车在三年前于建业府投入使用,工部和几大矿场便开始将蒸汽机引入矿场,以此来提升煤炭出矿的运输效率。

        截止到今年6月,黑山、香江、南都(今澳洲墨尔本市)、大兴(今澳洲布里斯班市)等地区的煤矿,所有的煤炭均被装载于有轮矿车上运出矿区。

        在两年前,经过粗略统计,汉洲本土的煤炭产量已达40多万吨,较二十年前足足提升了近百倍。不过,这产量比起同期英国的煤炭产量却还是要低得多。在伊丽莎白一世刚继任的16世纪中叶,英国的煤炭产量就有20万吨,到了17世纪50年代,这个数字便已达到了220万吨,是欧洲其他国家总和的3倍!

        在后世,有人总结了第一次工业革命的三大原生动力,煤炭、铁路、铁桥。而齐国目前除了铁桥尚未修建外,煤炭产量也比英国少,但作为国家硬实力表现的钢铁,却是远远超过英国,在1660年,黑山、临海(今澳洲黑德兰港)和南都三大钢铁基地所产钢铁总量已突破15万吨,较十年前,增长了8倍之多。更不要说,齐国目前已拥有领先这个世界一百多年的蒸汽机车(火车)。现在,唯一制约齐国对外扩张和海洋争霸的关键条件,便是略显不足的人口规模。

        ——

        9月9日,南都。

        在整个汉洲大陆,经过二十余年的陆续探索和开发,虽然未能掌握所有陆地上的情况,但从齐国目前开发和拓殖的地区来看,基本上拥有国内工业发展所需的几乎全部矿产资源。铝土矿、铁矿、煤矿、锰矿、锌矿、金矿、银矿……等各类矿产,而且,储量还极其丰富。

        作为最为主要的铁矿、煤矿、铝土矿等数种工业血液,丰富程度,更是让所有人都为之惊叹。特别让人欣喜的是,这些矿产竟然很大一部分都分布在沿海地带,东部的煤矿,西部的铁矿,北部的铝土矿均在沿海不超过一百公里范围之内。这对于往来运输而言,不啻于最优的地理位置。

        但稍稍遗憾的是,煤、铁两种矿产却分据汉洲大陆的东、西两边,没有聚合在一起,需要耗费大量的运力进行往来运输。至于建业府黑山所建立的煤铁一体化产业,却因为储量规模的不足,难以继续大规模的持续发展。而且,经过二十多年的连续开采和挖掘,黑山、开元两处煤铁矿场的开采难度也是愈发困难。虽然,齐国可以通过不断地补充人力继续维持,但终究效率会呈缓慢下降的趋势。

        相反,西部地区的铁矿分布极为广阔,而且大部分还都是露天矿,并且品位极高,甚至都不需要进行矿石拣选,直接置入炼铁高炉里进行冶炼。同样的,位于香江、大兴和南都的几个煤矿储量也是极为丰富,开采难度也较低。这对于极度缺乏人力的齐国而言,也只能选择因势就导,做出相应的调整和重新布局。

        南都钢铁厂就是在这种情势下,于七年前(1656年)建立,每年利用数艘特制的千吨级大型运输船,将西部的铁矿石源源不断地运来,进行大规模地冶炼。

        虽然,南都钢铁厂建立的时间最晚,但其凭借后发优势,集中了国内所有最为先进的炼制技术和冶炼工艺,再加上此地因为气候地理环境优越,受到移民部的特别关照,在很短的时间内,便聚集了十余万移民,充分保障该地钢铁工业所需的人力资源。

        一种被称之为“冲天炉”的再熔炉在五年前于南都钢铁厂建起,随后便很快在国内的钢铁铸造业中开始兴起。再熔炉是一种改进型的反射炉,在这种炉中,铁不与用作燃料的煤直接接触,因而,煤炭中的杂质不会对金属造成有害的影响。

        这种改进型的反射炉的发明,归功于一名来自佛山的铁匠移民,刘继和。他通过此前在佛山炼制铅的时候,曾用过此类方法,并取得不错的效果。南都钢铁厂的大匠们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建起了一座试验性质的反射炉。却未曾想到,这种炼制炉对铁矿石的铸造,也起到了意想不到的提升作用。

        从鼓风炉得到的用焦炭炼制的铁经过再熔,在匀质性和纯净度方面都大有改进。这种改进对整个齐国而言,具有重要的意义。因为使用这种铸铁可以铸造更高质量的火炮,特别是用于海军舰船上的重炮。在过去五年间,由于采用铸造炉,海军和陆战队使用的各类型火炮没有发生过一次炸膛事故。

        随着汉洲本土的蒸汽机广泛应用,在钢铁炼制过程中,部份鼓风炉开始用蒸汽机取代此前的水车,并有效地提升了钢铁的产量。

        同时,配备了蒸汽机的鼓风炉,还具有开发轧钢机和纵切圆盘锯的能力。改进的轧制熟铁板技术,也对于马口铁的生产起到了积极有利的影响。

        十几年前,通过原荷兰东印度公司高级商务参赞路德维德的管家,齐国从欧洲的波希米亚地区(今捷克和斯洛伐克境内)引进了数名熟练铁匠,初步摸索和建立了汉洲本土的马口铁生产工艺。经过多年的发展,马口铁这种廉价的金属材料开始大面积地替代陶罐和玻璃,成为齐国食品包装工业中最为主要的材料来源。

        在这个时期,齐国的钢铁产业,不仅在规模上已仅次于大明(嘉靖年间,铁的产量估计在16万吨左右,达到我国历史最高水平),位居世界第二,而且,在冶炼技术上,对世界上所有国家都呈碾压之势。要知道,不论是大明,还是欧洲,在炼制钢铁时,仍旧习惯于使用木炭,而非是煤炭(煤炭中含有大量硫,会使金属强度降低)。后世,英国人使用焦炭炼制铁矿石,还要推后到1709年,亚伯拉罕.达比在什罗普郡科尔布鲁克代尔的工厂中完成此项工作。

        另一方面,英国的的森林资源日益匮乏,不仅使得造船用的木料极度缺乏,而且还使得英国钢铁冶炼也缺少必要的木炭燃料,在16-17世纪,英国不得不从瑞典进口大量的优质生铁。

        作为冶炼钢铁的燃料,焦炭明显比木炭优越。首先,焦炭是从矿物煤中获得的,有着丰富的资源;在这一点上,木炭则截然相反,对木炭的需求会很快将森林耗尽。这样,比起木炭来,焦炭会以相对较低的价格供应。其次,焦炭不太容易脆裂,所以能更多地装入熔炉,而无被压碎和堵塞气流的危险。因此,也就有可能使用更大的熔炉以提高产量。

        同时,熔炉高度的增加使得矿石能与炽热的燃料保持更长时间的接触。焦炭在熔炉未受损的情况下能接受更为强劲的鼓风,从而会增强还原作用,这样比用起木炭生产的铁水来,这种铁水在熔炼过程中会变得更具有流动性。由于流动性的提高,金属就有可能流进铸模内更为狭小的通道,从而制造出更为轻便、设计更为精巧的铸件。

        作为南都钢铁厂的大掌柜,丘洪胜非常有信心,在五年之内,将南都钢铁厂的年产量从目前五万吨提高至十五万吨,成为齐国最大的钢铁基地。

        因为,相较于西部的临海,南都这里拥有巨量的煤炭资源和丰富的水力资源,并且,周边还有广阔的肥沃耕地,这意味着可以集聚更多的人口。而与北边的黑山相比,此地属于温带海洋性气候,夏天不热,冬天不冷,居住环境比建业府强多了。

        更重要的是,南都距离汉洲本土的人口主要集聚地——东南和西南地区只有不到二十天的航程,这对于南都钢铁厂的产品销售而言,可谓市场空间巨大。

        要知道,从三年前,第一条建(业)新(淮安)铁路建成通车后,交通部便制定了雄心勃勃的铁路建设计划,准备用十年时间里,修建三千公里的铁路,以沟通沿海和内陆之间的物资运输。另外,几家造船厂未来还需要建造的数十上百艘铁肋木壳船,以及国内蓬勃发展的机械制造产业,钢铁的消耗量将是难以计数的。

        未来,以煤化工、钢铁等为主的重工业的持续发展壮大,将为齐国立足汉洲大陆,争霸海洋,奠定坚实的物质基础。

        /130/130279/313119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