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讲道理,林挣应该感谢唐天宇才对。

    如果不是后者那一波群发,使得那两条视频在小范围内迅速传开,根本就不可能有现在的播放量,更别说给他提供念力加持了。

    能让唐天宇发送视频的人,即便和林挣不熟,也总要点个赞吧?

    这叫人情世故。

    清晨,当披着薄雾的飞舟缓缓抵达忘川城“机场”时,拉着豆芽准备离开的林挣刚一出现,就叫门外等候的伍翀呆立当场。

    “你……”

    后者皱起眉头,绕着两人走了好几圈,才似有疑惑道:“奇怪,怎么觉得你突然有些不一样了?”

    “变帅了是么?”

    林挣挑眉,开了个无聊的玩笑。

    他当然清楚这是为什么。

    半个时辰前,他的元神境界终于突破到了筑基中期,识海拓宽的同时,神识也进一步加强,自然会影响到外在的气息。

    所以伍翀才会感到困惑,以至于听到此话还下意识先点了个头,然后才“呸”出声来。

    “你可真不要脸!”

    两人互损了几句,待飞舟停稳,约定了联络方式便各自分开。

    伍翀自去打听忘川城内的高手信息,林挣却没急着找地方落脚,而是带着豆芽在城内闲逛起来。

    危机暂时甩脱,修炼也终于踏上正途。他心里那股紧迫感陡然消失,倒有了几分修真之人万事不萦于心的洒脱气质了。

    忘川城与千秋城虽相隔万里之遥,但在盘古界,只是沙漠中两粒挨在一起的沙子罢了。

    整个盘古界分为六大域,每域都有过千数量的城池。即便是相邻最近的两座城,之间也至少存在数千里的空档。

    一方面的确是因为人少,但另一方面,这个距离其实是各城之间打出来的“安全距离”,刚好满足预警的需要。毕竟对于高手而言,再近,可能就来不及拔刀了。

    不过忘川城与千秋城虽然是邻居,人文环境却是相差巨大。

    后者被万里沙海环绕,背靠积石山,火山地貌聚集了大批修行火法的修士;而忘川城北临雪域高原,西南是广袤无垠的草原,气候湿润,修士们多为木灵根或水灵根。

    这样一来,反倒让两边谁也看不上谁的地盘,相互嫌弃之余,竟也相安无事。

    还合伙做起了生意。

    林挣这一路就看到了好几家专卖积石山特产的铺子,有一家还挂着赤羽宗的标志。

    可惜生意似乎不怎么样,门可罗雀。

    “白瞎了这么好的地段!”

    后者撇嘴暗嘲,然后拉起豆芽的小手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

    相比千秋城,忘川城内的普通人偏少,反而是各色散修居多。相应城内专供修士暂居的客栈与各种交易行也是随处可见。完全不似千秋城那般由执法队高压把控,更像是一个联盟群落。

    这就让本在店里打瞌睡的某赤羽宗弟子一见林挣的身影便眉开眼笑的跑过去奉承,完全没有要打听后者来历的意图。

    城里似这样的散修随处可见,眼前这位除了长的帅点,气质好点,还有什么特别的?

    林挣忽然有些不放心伍翀。

    虽然心下已经决定不再做假玉简骗人,可架不住这地方的潜在客户多呀!就依那货逮只蛤蟆都要攥出尿来的贪婪性格,突然身处在这样一个和谐的环境里,能忍住不出手?

    得防患于未然!

    “听说你们赤羽宗有一种无须真元催动,只要丢出去就会爆炸的铁丸子?”

    “咳,道友说的莫不是我宗特产的火精丸?呵呵,那其实是我宗子弟用以回复的丹药,因其蕴含火精,才会容易爆开,并非是法器呃……”

    接待弟子话还没说完,林挣已是从怀里摸出两块上品灵石,“哐”的一声拍到柜台上:“来十瓶,给我小妹防身用!”

    “哎呦,这……爷您稍等,我这就去给您取来!”

    大抵对方也没见过这么买东西的,称呼也从“道友”变成了“爷”,一路小跑着去和掌柜的汇报。

    两块上品灵石,足以让他忽略掉火精丸的真正用法。

最新网址:最新阅读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