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赤羽宗金丹弟子应飞,结交妖邪,辱没宗法,妄行狂悖,以邪祟手段袭杀本门长老,吞噬元婴,叛出山门……

    以上透着血腥诡谲的话,被一只锦鸡般的鸟压着公鸭嗓说出,本该令人发噱。

    但在场除了豆芽,谁也笑不出来。

    有关破境丹和“李逍遥”的事,这鸟没说,想来也是没脸。但“结交妖邪”这几个字,却听得某人心中一跳。

    也不知道是在说谁……

    林挣这边心里犯着嘀咕,后院那三位却早已是“天啊”“地啊”的哭着跪倒,一边喊着“痛煞弟子”,一边发誓要将某叛徒碎尸万段。

    真真是闻者伤心,见者流泪。

    立场不同,关注点自然也不一样。

    林挣在意的,只是赤羽宗是否会针对他和伍翀两人不依不饶。对面的金骅和那两名弟子,则是当着灵禽的面尽力表达自己对某长老的哀痛。

    在场的人里,也就只有那位红衣女修关注的是事件本身,进而表情严肃起来。

    金丹打元婴,且不说手段如何,单就这个结果便足够叫人心惊了。

    这可不是什么简单的击败或者打伤之类,没听人家那鸟说么,那叫“袭杀”,不但人死了,连元婴都被吞了。

    在盘古界这种境界压制堪称钢铁壁垒的地方,这类新闻不亚于黄鼠狼死在鸡窝里,猫给耗子做小妾,老鹰被兔子给气哭……

    这样的人,某种意义上大抵是底层散修的偶像,但在高手的眼中,尤其是自诩正义人士的眼里,这种疯子就该提早灭杀才对。

    “金掌柜,还请节哀!在下与贵宗也算有些交情,愿尽些心力。不知方不方便细说一下那应飞有何特征……”

    后面的话,林挣没再继续听了。

    刚刚的围观还可以理解成是好奇,但此刻人家开始磋商应对之事,再听下去就该惹人怀疑了。

    “真是奇怪,那货中了锁元钉,理应废了才对,哪来的手段去灭杀一个元婴?再说了,他要真这么厉害,之前怎么不用?”

    走在街上的某人显得心事重重,但心底更多的其实是疑惑,而非担心。

    说到底,应飞的叛逃也有他一份功劳。针对赤羽宗惨案,喜闻乐见谈不上,可这毕竟也算间接掩护了他和伍翀的行踪,潜意识里还是松了口气的。

    可惜应飞的念力并未在他的识海中继续出现,否则他就会知道,这口气松早了。

    千秋城落枫谷外,身披黑袍之人才刚出现在谷口,便被数十道身影封住四面退路。

    “应飞,你倒是真有胆色,做下这么大的案子,还敢在这附近转悠!”

    日前伍翀口中叫骂过的某执法队孙姓头目抱着胳膊上前,故作叹息道:“可惜了,城主与你们宗主有旧,下了严令要你的脑袋。你看是你自个儿动手呢,还是让在下帮你?”

    黑袍身影没有作答,沉默了片刻,便掀开兜帽,面带疑惑道:“本尊是不是在哪见过你?”

    “哎呦嘿?失忆了?!”

    周围一阵哄笑,某孙头更是乐不可支,“应道友日前差遣咱们兄弟,眼睛都是冲着头顶的,难怪记不住咱!不过没关系,等下你就会记住了!”

    应飞的表情变得愈加疑惑,随着周围人影纷纷亮出法宝兵刃,冷笑着合围之际,却是突然恍然,凝声道:“你是说林挣?你知道他去哪了?”

    “林挣?”

    天地良心,且不说这货平日都是由伍翀去贿,咳,沟通,压根儿就没见过林挣,就算他见过,能对的上号的名字也只能是“聂风”“步惊云”一类。

    不过没关系,这不重要。

    某孙头只当他是在拖延时间,闻言便祭出一柄闪耀火光的鬼头大刀来,狞笑着哼道:“你跪下来束手就擒,老子一高兴,告诉你也说不定啊!”

    说着,刀光一闪,便向应飞当头斩落。

    能在执法队中混到小头目的位置,修为至少也在金丹期以上。后者此时显露出的气息,比当初的应飞都要凌厉,明显是高出一个境界。

    周围掠阵的执法队员皆露出轻松的表情,只觉得下一秒便会分出结果。

    的确是这样,只是这结果,有些不同。

    只见在这等凌厉的攻势下,被锁定气机的应飞却好似没事人一般,只微微皱眉,嘟囔了一句“不想说?”便长袖一甩,突然闪现在某孙头的身后,用一种格外陌生的口音道:

    “那本尊便只好自己看了!”

    他的身形太快,众人只觉眼前一花,等反应过来呼喊出声时,惨白的手掌已是印在了某孙头的后心,无视那映着金光显化体外的护心甲,稍一用力便抓了进去。

    “呃啊!”

最新网址:最新阅读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