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一刻钟后,被林挣讲述的“大教弟子仗势欺人,弱小散修远走他乡”的故事给唬住的女修,看着他身边小脸含怯小姑娘默默的叹了口气。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听到那应飞的名字,你会这般反应!”

    可怜滴,带着个孩子跑这么远,这个男人也不容易。

    还有那金骅,果然任何事情都不能只听信一面之词。赤羽宗弟子在千秋城胡作非为,相互包庇,想来宗门高层也不是什么好鸟。说不定这次的事,就是他们自己人黑吃黑……

    想到这里,后者抬手撩了下鬓边碎发,忽然转巷口:“既然这样,你俩跟我走吧!我给你们找个住处!”

    “啊?这,不合适……吧?”

    林挣吓了一跳,正欲推脱,却对上那女子不容置疑的视线:

    “那应飞已堕魔道,手段残忍。你既得罪过他,住的近些,我也好安排盟里的兄弟照应与你!”

    “盟里……”

    前者眉头暗皱,宛若后知后觉的抱拳道:“是在下失礼,还未请教前辈尊姓……”

    “在下曲青璃,添为问仙盟盟主,你叫我曲盟主便是!”

    曲青璃顿了顿,似又安慰他一般摆手道:“在我盟中,多是似你这般散修,大家有缘相识,报团取暖。你不用担心会被人欺负,有需要帮助的地方,开口便是!”

    “这,多谢前,咳,多谢曲盟主!您可真是个好人哈!”

    林挣闻言急忙流露出一副感激涕零的模样,心下却是暗暗叫苦,后悔不迭。

    哔死个应飞,早知道这女人这么“古道热肠”,刚才换个理由就好了,卖什么惨呢?现在好了,莫名其妙的就要跟人走,想脱身都不知道该找个啥理由。

    要不,就说豆芽性格孤僻,不喜欢人多的地方?

    林挣耷拉下眼皮,看着满脸兴奋的跟在曲青璃身后的小姑娘,忍不住叹息出声。

    演技还得从娃娃抓起啊!

    说是要安排他们兄妹落脚,但实际在三人离开巷口不久,曲青璃就另外叫来一个在不远处等候的青年,带林挣去了城东,自己却直奔城主府的方向。

    这倒让林挣对她的身份又多了一层了解。

    讲道理,乍一听什么问仙盟,他还以为是遇到黑社会了呢。就说在这种由化神大佬独裁统治的修士城里,咋可能有其他势力的生存空间。除非,两者之间存在某种从属关系。

    “难不成这女人和城主有一腿?”

    因为嫌弃这姓曲的“多管闲事”,他这一路的猜测大都偏向恶毒。但表面还维持着感恩状,并对带路的青年旁敲侧击,打听这所谓问仙盟的底细。

    “自老城主前几年宣布闭关,这北面的蛮人就闹腾起来。多亏了咱们少城主从中斡旋,恩威并施,才没酿出大乱。不过单凭他一己之力还是单薄了些,老城主的部下又多有不服。为了保护这一城修士的安危,只能团结多方力量!”

    曲青璃的这位跟班修为在凝气期左右,比林挣足足高出一个大境界。可要论心眼,两人却是正好反了过来。都不用故意去套,对方就竹筒倒豆子一般全说了。

    “我们这些散修,便是在曲盟主的带领下追随少城主对抗蛮族的。嘿嘿,你不知道,咱们盟里高手可多了,光是金丹期的就有十几位!怎么样,你是不是也想加入啊?”

    小青年彼时得意洋洋,还觉得自己这波安利很成功,完全没注意到林挣看他的眼神和傻子也差不许多。

    什么问仙盟,不就是活脱脱的异界太子党么!身为别人争权夺利的工具人还这般洋洋得意,怕是不知道“炮灰”两字怎么写吧?

    “我就算了吧!一个筑基,哪里够资格参与这种大事!”

    后者连连摆手,生怕这小子也如曲青璃那般,是个“古道热肠”。

    好在对方也没有坚持,大概也觉得他修为是个硬伤,转而聊起别的话题。

    问仙盟的驻地是城东一片占地还算宽敞的建筑群,表面看上去和其他区域的住宅并无区别,但内里却是警戒格外严密,布满了各种禁制、阵法。

    作为一个帮会组织,再怎么像那青年说的正气凛然,其最基本的利益形态也是要有的。像“组织资金”、“公有物资”、“产业经营”这类更是必不可少。

    这自然就会成为某些人眼中的利益所在,尤其对一些跑单帮的散修来说,加入这类仙盟,其实就为混口饭吃而已。

最新网址:最新阅读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