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所以从一开始,林挣就抱着敬而远之的心态,生怕对方对他会产生什么“非分之想”。

    好在对方也是这么想的,压根儿就没有带他深入的想法,只在外围寻了处小院,安排他和豆芽居住。

    嗯,还收了两块灵石的租金,说是象征性的,免得伤了他的自尊心。

    “he~tui!”

    冲着某个离开的背影吐了口唾沫,林挣关上院门,看着在院子里撒欢的小豆芽,脸上闪过一抹嘲弄。

    还真以为遇到圣母了呢!

    日头渐渐偏东,当最后一丝余晖消失在地平线下,城内各处便接连有阵法的光芒闪过,将四城隔绝,城门也缓缓开始闭合。

    与白日的热闹和谐不同,夜晚的忘川城显得有些紧张。

    “盟主!”

    城东问仙盟,一处被萤石照亮的木楼内堂里,身穿黑衣的男子对上首的曲青璃抱拳施礼。

    “日间随侯杰前来的那个散修一直躲在房里修炼,并无异状。属下遣人与随飞舟前来的几位伙计问过,前日确有人得罪了赤羽宗的弟子,还惊动了执法队。不过……”

    “不过什么?”

    曲青璃侧过脸来,便听男子接着道:“不过对方所言,被执法队通缉的是两名男子。一个叫李逍遥,另一个自称酒剑仙。并无李三思此人!”

    “唔,化名么?”

    前者闻言思索,而后也不知想到了什么,突然哂笑着摇了摇头。

    “既然确有其事,那便不用查了!老宁你去交待一声,叫盟里兄弟照看一下。”

    “是,属下告退!”

    黑衣男子微瞥了她一眼,待走出木楼范围,便冲旁边挥手招来一人,低声道:“你去和侯杰说,明天就打发那个新来的滚蛋!咱们这里不是废物收容所!”

    “这,宁堂主,要是盟主问起……”

    “盟主的心思全在少城主那,哪有空理会这等小人物!她若是问起,就说此人不喜寄人篱下,主动告辞离开了!”

    “是!”

    对方不敢多言,转身便走。

    林挣要是知道,他给的两块下品灵石只够住一个晚上,不知会作何感想。不过若真有机会就此离开,说不定还觉得便宜。

    此时的他,正如黑衣男子所说,一副努力修炼的模样。

    可惜后者不肯多花点心思,感受一下房间里的真元波动。否则就会发现,这货的真元随着“修炼”,不但没有半分增加,反而在不断减少。

    闲着也是闲着,又不敢真的入定修炼,林挣便决定继续此前未完成的实验,争取早日“回家”。

    忘川城随着夜色的加深,越发显得静谧。而在时空那端的华夏,却正是早高峰最堵的时候。汽车的鸣笛声此起彼伏,伴随着司机们相互亲切的问候。

    路口指挥交通的警察叔叔一大早就被汗水湿透了衣服,忙得连口包子都顾不上吃。偏生越是这个时候,还越容易出事。

    刚疏导完一处路口,摆手示意对面车辆赶紧通行,一阵刺耳的刹车声便突然响起,随着“砰”的一声闷响,一道长发身影划着长长的弧线飞跃眼前,“咚”的一声砸落在路口正中央。

    “嘟~!!!”

    交警急忙吹响口中的哨子,摆手示意对面停车,然后疾步冲了过去。

    “姑娘!姑娘你没事吧!”

    “啊?你叫我?”

    林挣有些懵逼的从地面翻身坐起,看着身前突然呆住的警察叔叔,胡茬脸“羞涩”一笑:“那个,警察叔叔,请问这里是岛城吗?”

    “……总台总台!香江路与太行路交叉口发生事故,现场有群众受伤,疑似失忆,请立刻叫救护车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