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哥~我跟你说,今天,就是高兴!就是痛快!”

    “对对!你说的对!”

    “林,林导,你,来了,我就放心了!你放心!姓王的他不敢找你麻烦!不然,我我,我收拾他!”

    “好好,我相信你!”

    “导演~你不是说要教我防身术嘛~什么时候教呢?”

    “哎呀,今天太晚了,明天吧!明天在片场,咱们找个时间!”

    横店贵宾楼的客房走廊里,林挣一手架着胡言乱语的唐天宇,一手拉着手舞足蹈的董辉,还要应付那几个走路都颤悠的女演员。

    好不容易在服务生的帮助下把唐天宇给扔进房间,才一转身,一抹红唇就迎面“撞”了过来。

    “哎,小心!”

    林挣脚步一错,避开那“当头一嘴”,单手扶住疑似不胜酒力的周小米,正要招呼服务员帮忙,忽觉耳边一热,后者那微不可查的声音已是钻进耳朵:“我住3102~”

    “咳,她有点醉了,你们扶她过去吧!”

    林挣只当没听见,表情不变的对身前经过的徐婷和另一位演员示意。一直到众人都各自回到房间,便无奈摇头。

    “呸!什么酒品!”

    捏着唐天宇提前办好的房卡找到自己的套间,把门销、暗锁之类的全部挂上,又从包里摸出个摄影头,摆在正对房门的位置上。待一切就绪,身体便缓缓僵硬。

    盘古界,林挣终于自“修炼”中苏醒,缓缓呼气。

    调整了一下与昆仑镜的神识连接,使得心念一动,便能瞧见酒店房间内的监控。

    “希望半夜不会有人来敲门吧!”

    后者微微摇头,暗叹这年头的演员过于单纯。

    就因为小唐的酒后胡言,居然就有人觉得他有啥资本背景了。

    “哥有背景是不假,但不是资本,而是修真……”

    思路在跨越房门的瞬间,便被院中那位墨袍身影给打断。林挣有些茫然的看着斜眼瞥过来的荀胜,脑子一抽,下意识便来了一句:“你咋又来了?”

    “……”

    还没想好开场白的老者闻言黑脸,未及答话,反应过来的前者已是走出房门,拱手笑道:“那个,我不是那个意思。昨日些许误会,还未曾向前辈道歉。合该晚辈主动拜访才是!”

    “哼!算你小子识相!”

    某些人前倨后恭,主动放下身段,使得荀胜的表情也缓和下来,嗤笑道:“你当老夫似你等这般小气!昨日蒙你出言,解了老夫心下之惑。此等人情非寻常可比,老夫既说应你一事,便会做到!”

    “这……”

    这一下,反倒是林挣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昨天事出有因,他拿捏荀胜的性格弱点,也是为了扯动他这张虎皮去吓唬问仙盟。这点儿小心思,未必能瞒得过这种活的比王八还持久的老妖怪,他也没指望能糊弄多久。

    可此刻后者摆明一码归一码的态度,反叫他觉得自己有些小家子气了。

    “是在下看低了前辈胸襟,真是惭愧!”

    林挣拉了拉衣领,正身做了个标准的道揖,而后神识操控着昆仑镜偷偷打开度娘搜索,认真道:“那篇心法乃是由隐语写就,前辈但有疑惑,随时可以询问。在下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小子上道!

    某元婴很满意他这次的表现,点头之余,便摆手道:“此事不急,倒是另有一事,老夫要提醒小友!”

    说着,荀胜站起身来,同样正色道:“若老夫未看错,小友的修为已晋筑基中期了罢?”

    “啥?!!”

    不等林挣说话,一旁早就盯着两人的伍翀已是惊呼出声,挂着一脸不可置信的神色看向前者,张着嘴巴“你”了半天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要说盘古界盛产天才,许多宗门都有百日筑基一说,前期修炼快的人也不是没有。

    可像林挣这种,不到半月的时间就从筑基初期提升到筑基中期之人,伍翀此前没见过,估计今后也未必能再见到了。

    当然自家人知道自家事,林挣本人并无“天才”的自觉,只微微拱手道:“前辈法眼如炬,却不知有何见教?”

    他是清楚自己的真正“资质”,不敢对号入座。但这这态度,看在别人眼里,便是谦虚的表现了。

    某元婴微微点头。

    “见教谈不上,老夫一早来时,注意到你真元运转有异,不知用何种方式快速消耗。”

    荀胜的话叫林挣心中“咯噔”一声,正担心昆仑镜的秘密会暴露时,却听前者话锋一转,叹息道:

最新网址:最新阅读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