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唐天宇一句话,剧组在第二天就全员搬到了羊城街区的室内摄影棚里。

    虽说是两位导演各拍一场,但服装、道具包括演员在内,却都要跟着连轴转。未免拉低效率,林挣便建议调整拍摄计划,把室内动作戏都调到前面。

    这样一组人员在拍摄的时候,可以安排另一组人先拍别的,两不耽误。

    于是拍摄进度又耽误了几天,原本定在林挣“杀青”之后才准备搭建的室内场景提前建了起来。而听说这次是两位导演的“内部竞争”,几个暂时没戏份的演员也都跑过来凑热闹,化身群演。

    氛围之下,作为两场戏唯一女主演的徐婷不免紧张。即便有周小米这位塑料姐妹花的不走心安慰,也难掩心下忐忑。

    而好不容易在董辉的骂街声中拍完那几组特效镜头,准备拍林挣的戏份时,都不容她做下心理建设,更令人紧张的事情就出现了。

    “呜~~獒!獒呜!”

    伴随着一阵低沉的犬吠,唐天宇和道具组的工作人员引着一位穿休闲装的中年人走进摄影棚。

    后者手边,拇指粗的铁链上牵着一头造型格外夸张的黑褐色獒犬。饱含杀气的小眼神微微一瞥,周围的人群就“呼啦”一下散了个干净。

    “呀!”

    周小米一声尖叫,引得徐婷的小心脏“嗡”的一下开始抓狂。而待后者转身欲抱住姐妹压抑惊慌时,却见某人“蹬蹬蹬”的跑去林挣身后,鼓着小脸一副怕怕的模样。

    “这个碧池……”

    徐婷银牙紧咬,恨不能骂出声来。

    她绝对是故意的!

    “来,你们都过来,我来介绍一下!”

    演员紧张,可始作俑者们却都是一副开心的模样。

    待到近前,唐天宇便拉着那位中年人对林挣笑道:“林哥,这位是我朋友陈总。听说咱们拍戏需要一条獒犬,专程开车从临安赶过来。”

    “呦,那真是太感谢了!”

    后者忙不迭的过去握手,而后忍不住视线瞥向他手边。

    “呵呵,这是我家奔奔!”

    被称为陈总的男子彼时“笑摸狗头”,使劲揉着獒犬脖子上的鬃毛笑道:“你别看它长的凶,性子可温顺了。我邻居家的小朋友天天来找它玩,怎么欺负都没事儿!安全你大可以放心!

    “唔,这样啊,那它会不会认生?等下我拍的时候,它得凶起来才行啊!”

    林挣说着便蹲下了身子,和奔奔来了个脸对脸,并在周围人的眼角抽搐下捏了捏后者的毛脸。

    “……”

    所以,这货的胆子,是打过营养针吗?

    身后被獒犬夸张的体型镇住,立场有些动摇的董辉一阵腹诽。而在这时,却见唐天宇冲外摆手:“徐婷啊,过来!你也和奔奔交流一下感情,等下还要它配合你呢!”

    “啊!?”

    已然在后面愣了许久的徐婷闻言像是被吓到了,声音里都带着哭腔。偏偏,听到唐天宇声音的獒犬还突然扭头,冲她“友好”的打了个招呼。

    “獒呜!”

    “妈呀!”

    前者当即崩溃,转身冲到人堆里,抱着她的助理就开始哭。

    “我不拍了!呜呜……”

    “我害怕……”

    “这……”

    林挣和旁边的狗头对视,双双愕然。而后某獒犬又耷拉着眼皮偷瞟了一眼自己的主人,示意自己不是故意的。

    “呃,呵呵,这个,女孩子都怕狗嘛~”

    陈总一脸尴尬的打了个哈哈。唐天宇则是微微皱眉,示意董辉去做演员的工作。

    开什么玩笑,这才多大咖位啊,就开始明目张胆的怕狗了?

    “要不,先用替身吧!”

    林挣倒是能理解,毕竟他这场戏和拍广告不同,危险还是有的。于是便摸着狗头,说出一句让某武行替身脸露无助的话来。

    “能行吗?这种近距离的镜头,替身容易穿帮吧?”

    唐天宇有些迟疑,却听他接着道:“没关系,等下我预留几处特写镜头,可以用作替换。到时候让徐婷单独拍几个动作就行。”

    “唔,你是导演,你说了算!”

最新网址:最新阅读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