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我说,你再用这种眼神看我,我可打你了!”

    城西,荀胜独居的府门外,林挣终于受够了某人这一路的白眼,转身怒喝。

    “呦呦呦!老子还没说话,就恼羞成怒了?”

    伍翀嗤笑一声,大手抱着小手的胳膊后撤两步,仰脸斜视前者,冷笑道:“姓林的,老子认识你五年了,倒没看出来你还是一情种啊!为了女人,连命都不要了?”

    “你特么的,和谁称呼老子呢!”

    林挣飞身而上,在伍翀躲闪间捏了个法诀,顿叫后者一阵恍惚。再回神时,左臂的小嫩手已是被掰到身后扭住,正有大脚不断踹在他屁股上。

    “卧槽,自家兄弟,你为了女人和我动手?”

    伍翀立时大叫,挣扎扭动间忍不住破口大骂:“姓林的,老子算看清你了!行!你泡谁的女人老子不管!但你不要命,别把老子和豆芽也一起押上!反正我就在这城里待着,哪也不去……”

    “你还骂!你是要上天啊!”

    林挣怒急,直接扯住这货一只耳朵扭过一百八十度,趁这货惨叫的当口,才凑近了快速哼道:“你当老子想去!赤羽宗的人追来了,不赶紧跑,难道留下来等死吗!”

    “啊,你他……呃谁?赤羽宗?”

    伍翀的骂街声戛然而止,待被松开后,便揉着耳朵惊疑道:“他们怎么知道咱在这儿?你看清楚了?真是赤羽宗?”

    “废话!”

    前者心说倒是多亏了当初留下那枚玉简,某个赤羽宗弟子对他产生了源源不断的敬仰之情,要不然还真没认出来。

    “我看那几人是去内城方向,搞不好是黄玉明找来的外援,未必针对我们。但眼下问仙盟集体离城,荀前辈又欠人家老城主的人情,真被发现了,谁能护着咱们?”

    “那还等什么呢!赶紧叫上豆芽,咱们快跑啊!”

    伍翀闻言惊起,但未及迈步,又被林挣给拉了回去。

    “你慌什么,总要先编个理由把荀老头也一起骗走!等下进去了,你就说……”

    后者附耳上前,低声说了几句。伍翀先是茫然,待听到后面,脸色便一阵古怪。

    这种奇葩理由,那鬼精鬼精的老东西会信?

    两刻钟后。

    某人张大嘴巴,瞠目结舌的看着某元婴前辈抚须颔首:“唔,真要打起来,红叶镇居后,想来不会有太大的危险,的确是个锻炼人的去处!”

    “而且那边不比城内,四野空寂,没有约束。便是蛮族不去,届时凭前辈的面子,找些散修与豆芽切磋一翻,也是进益!”

    林挣含笑点头,待感受到一只小手抓紧了他的衣服,便揉了揉小姑娘的脑袋。

    没错,他用来说服荀胜的理由与彼时城内的态势毫无关联,单纯就是以好不容易有送菜的,借此让豆芽参与锻炼一下。

    伍翀本以为荀胜会对此嗤之以鼻,却不想这敷衍般的理由,还真得到了后者的赞同。

    甚至于待瞧见小姑娘一副紧张的模样,荀胜越发觉得这种锻炼的必要性,闻言便哼道:“和那些废物切磋有个屁用!只有经历生死搏杀,才能有所体悟!难得有这般机会,届时若无对手,老夫抓几个蛮人来便是!”

    好吧,盘古界的正统修士虽忌讳擅杀与屠戮所带来的戾气,但“拳头比道理大”的描述也不是白来的,真涉及到利益相关,谁的刀子都不软。

    何况现在入侵的是蛮族,大家这是在自卫而已,怎么能说擅杀呢?

    众人的动作很快,或者说,形势变化的太快。

    未及傍晚,城内便传出了蛮族大举来袭,有疑似化神高手在断龙涧爆发大战之类的小道消息。

    周边群山中的大小宗门受黄玉明邀请,皆派出门人弟子前往忘川各处,把守通路据点。晚霞余晖的穹苍下,各式飞剑法宝散发的光芒好似劫火下的流星。

    方圆千里之内的边镇村落骚动起来,无数凡人百姓在各路修士的指引下,前往忘川城内躲避。护城大阵也已开启,光芒氤氲的灵石成斗的倒进四方中枢,叫听闻此事的伍翀疼的直哆嗦。

    “太可惜了,这一天得烧掉多少钱啊!”

    “哼!这般世俗,竟也能修到凝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