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呼哧~呼哧!”

    伍翀在林间奔跑。

    参天的古木不断从身边闪过,耳边满是呼呼的风声,豆大的汗珠划过眼角,却来不及抬手去擦。

    在他身后,还有一个小青年步步紧随,不时回头张望。

    “吼!”

    莫名的吼声透过林间传开,惊起一片飞鸟。过不多时,枝叶踩踏的脚步声成片响起,迅速接近。隐隐能看到,有体格健壮的身影撞开小树,正往这边狂奔。

    “他,他们追来了!堂主你快跑,我来挡住他……”

    后者话音未落,一支标枪忽然穿林而至,啸音未落,便砰的一声扎进了他的脑袋。

    陡然失去声息的身体被惯性带着飞起,随着视野开阔,竟是出了树林,栽落在一片空地间。

    “喔~!”

    外间有人惊讶出声,在此等候的宁颜张大嘴巴,暗道这把怎么玩这么大,那小子不会真死了吧?

    正犹豫着要不要出言叫停,随着脚步,伍翀的身影已是穿林而出,在经过地面尸体的瞬间脚步一绊,向前扑倒。

    “吼啊!”

    “哈雅酷,哈雅酷~!”

    “鸭鸡给给!”

    阵阵怪异的吼叫声临近,几个蛮族面孔的身影挥舞着各式武器追出树林。当先一个吼的最大声的,手持一柄锯齿砍刀,三步并做两步向伍翀奔来。

    “不,不!”

    后者挣扎着将手边的事物胡乱丢出,转身刚要站起,刀光便已临近。

    “噗呲!”

    血花四溅,一截断臂打着旋斜飞出去,正落在宁颜与侯杰的脚边。低头瞧时,其中的断骨筋肉格外分明,满是血污的手指甚至还缓慢舒展了一下。

    “嘶,这……”

    后者下意识的握紧双拳,莫名有些分不清眼前到底是在演戏还是玩真的。

    宁颜更是心下冒了个突,暗道不会这么好彩,这几个货在林子里遇到真的蛮族了吧?那小白脸死了没有?

    便在这时,被“砍断”一只手臂的伍翀已是嚎叫着滚落在血泊中,喉间不断发出呜呜的哀鸣,两脚蹬着草皮后退。在对面几个蛮人慢慢围进,其中一人再次举刀时,便带着哭腔转头,向宁颜张开他仅剩的小嫩手:

    “救,救我……”

    “吼啊~!西呆以!”

    某蛮族同时怒喝,手中钢刀狠狠斩落。

    眼见再晚几息便要出现人头落地的场景,场外的某堂主终于看不下去了,身影一闪便踏步冲入场中,擎起覆盖拳套的手臂挡向钢刀。

    “锵!”

    火花四溅间,仅是凡铁锻造的钢刀应声而碎。

    挡下一击的宁颜顺势上前,真元鼓荡间,便有气劲聚于右臂握紧的铁拳之上,狠狠的向前捣去。

    “别!”

    “不要!”

    “堂主住手!”

    这一变故仅在电光石火间,伍翀、侯杰,甚至刚刚“死”掉的那名散修皆是惊叫出声。

    带着豆芽跑去另一端等待“上场”的荀胜发觉不对,急忙闪身出现,可未及阻拦,宁颜的这一拳已是轰了出去。

    拳锋未至,凝固在空间下的灵力威压便将身前众人锁定,动弹不得。空气波动间,能看到那几位“蛮人”身上的易形符正在崩散,露出的本来面目中透着惊恐。

    同样惊恐的还有宁颜。

    刚刚被标枪“穿”了脑子的那小子倏一坐起惊叫,他就知道坏了。

    谁能想到,林挣所谓的表演竟能逼真到这种程度,把他这个见惯了打斗厮杀的老江湖都给骗过去了呢?

    眼见最前方那个即将承受攻击的蛮人露出某小白脸的模样,不及懊恼,眼前却突然一花,拳头之上聚起的真元竟消失无踪,同时胸口一震,已是向后飞了起来。

    当然,这仅仅是他的感官。

    彼时在旁人的视角中,却是宁颜向前出拳的瞬间,就被林挣抬脚给踹了回去。

    那叫一个干脆。

    “噗通!”

    前者倒飞而回,狠狠的摔落在地。同时摔落的,还有一地的下巴。

最新网址:最新阅读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