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千丈之外。

    火山岩环绕堆积的石林中突兀的出现一道血色身影,踉跄着在地面走了几步,便咳着鲜血栽倒在地。

    “轰!”

    斗法的波动从远处传开,一抹巨大的剑光自西南面凌空劈落,渐起大片的碎木尘灰。

    “哼~”

    抹了一把嘴角的血迹,林挣哆嗦着爬到一处风化岩下坐起,骂了一句“这傻逼”,便再也坚持不住,翻着白眼晕了过去。

    作为影视从业者,林挣自制的稀奇古怪的玩意儿比鉴宝斋的法宝都多。伍翀作为他的老搭档,真人自爆和“影视道具”都分不清,挨骂一点儿都不冤。

    但讲道理,就刚才那情形别说是伍翀,怕是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还活着。

    “嗡~”

    血色躯体的胸前有微弱的光亮透出,透过衣领,隐约能看到挂在脖颈间一个类似狼牙般的吊坠散发出暗红色的光芒,正死死的镶嵌在血肉模糊的膻中穴上,不断吸收着流出的血液。原本洁白光亮的表面随着血液的不断涌入,已然变得鲜红,诡异。

    “唔!”

    昏迷中的人皱了下眉头,发出一声呻吟。

    “林挣!这群演从哪找的?让他滚蛋!”

    “林挣!去看看灯光是怎么回事儿?”

    “林挣,演员的走位不对,你去教一遍!”

    “林挣,林挣……”

    林挣做了个梦,梦里他又回到了地球,回到了剧组。无数声音在脑海中喧闹,叫嚷,却总看不清面孔。

    “挣儿,挣儿?你什么时候回家,妈妈买了你最爱吃的猪蹄儿……”

    “小挣,你也老大不小了,该成家了。爸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你特么都会说谎了……”

    父母的声音浮现脑海,依旧看不清面孔。林挣急了,想要伸手去拉,可手臂怎么也抬不起来。

    “爸!妈!别走,等等我……”

    他不甘心的怒吼,全身的力气都用在手臂上,终于,一只带血的手掌狠狠的向前抓去。

    “砰!”

    一面镶嵌在钟乳水晶间的镜子突然出现在手掌之前,后者心中一慌,想要停下,可胳膊却又不听使唤了,眼睁睁的看着那只手掌按在了镜子上。

    黑暗无光的镜面忽然亮起,天旋地转间,场景逐渐清晰起来。

    黄沙,岩石,白骨。

    一块巴掌大小的狼牙状物体漂浮在白骨之上,散发着微光。

    这场景,是他刚穿越到盘古界时第一眼所见,当久违的记忆再次翻涌,早已非当年小白的某人,终于后知后觉的发现哪里不对了。

    舍利子?还是……白骨精?

    视线盯住那本该挂在他胸前的“狼牙”,林挣暗怀戒备,沉声道:“你是谁!”

    “我是谁?”

    随着质问,眼前的白骨忽然生出血肉,飞快汇聚成人形,披上长袍,长出黑发,黑发又迅速变白,最终成为一个仙风道骨的老者。

    而老者手中,却是拿着块淡紫色的镜子。

    林挣愣了一下,而后死死的盯住那块镜子,表情逐渐失去管理。

    别以为换个地方他就不认识了,要不是这块破镜子,他也不会出现在这鬼地方,白白吃了五年的苦。

    “原来是你把我搞到这儿来的!你要干什么!快放我回去!”

    见到疑似让自己穿越的“罪魁祸首”,林挣维持了五年的心态瞬间崩了,失控的冲向对方。

    可就在两人接触的瞬间,一股失重感传来,他却从对方的身体中穿了过去,飘在了离地面不到半尺的距离上。

    “我死了?”

    “你没死,这里只是你的神识投影。”

    身后的老者忽然开口,却与刚刚的声音又有所不同。

最新网址:最新阅读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