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林挣好歹也在娱乐圈里溜达过几年,真瓜、假瓜都吃过不少,但自己的瓜却是头一回吃。

    滋味与想象中的不太一样。

    当年《盛唐歌姬》获奖时,代导事件虽也闹过一阵,但毕竟没曝光他的名字。

    而且王晓凯私下也说了,这奖项属于全体演职人员,任何奖项的背后都非一人之功。如果由副导演负责的戏就算代导,那所有电影不都成了枪手拍的?

    正所谓火车跑的快,全靠车头带。人家之所以把奖颁给导演,是因为导演可以代表整个剧组,也是最终承担责任与风险的人。就像世界杯,教练也没上场踢球,不照样有一份荣誉?

    嗯,逻辑上没毛病,所以林挣也乐得清静,并大呼过瘾。

    但这一次,想置身事外就没那么容易了。

    眼见着自己最后一条微博的评论极速增加,信箱上的小红点突然爆增,林挣眼疾手快的关了私信和评论功能,而后也不顾伍翀就在身前,气急败坏的掏出手机。

    也是前几天拿ipad哄豆芽时发现的,只要在昆仑镜千米范围内,后者就能化身基站把信号给传输过来。

    当然了,电得自己充。

    “姓唐的,你要给我个解释!”

    “啊?”

    伍翀回身抬头,见某人一脸气急的从轮椅上跳起,对着个小盒子破口大骂,便流露出羡慕神色。

    传音法宝,在盘古界可不多见。

    这货手里的他听豆芽说过,不但能传音,还能“成像”,堪称“上品”。之前没来打听,是因为林挣没当着他的面用过,他要是问了,目的性会太强。

    而现在,机会来了。

    “要怎么开口,才能不漏痕迹的表露出,我也需要一个这样的法宝呢?”

    某人带着沉思转身,不知不觉间,挖坑的手臂突然充满了力气。

    另一边,接到电话的唐天宇自然明白林挣所谓何事。实际上即便没接到电话,等下他也会主动联系后者的。因为……

    “还不是你自己干的好事?姓张的吃了哑巴亏,当然要想办法先收回点利息啊!”

    “你放屁!”

    林挣勃然大怒,吐沫星子混着真元喷出老远,震的对面某人瞬间耳鸣不已,“你就是报复老子上次放你鸽子!他姓张的要收利息,有的是办法,何必做这种挨骂不讨好的事?”

    “挨骂不讨好?哎呦我滴林导啊,你是不是忘了,你签的那份附加条款里都有啥了?”

    唐天宇在对面掏着耳朵,无声的骂了几句,而后便揣着无奈低声解释。

    嗯,和林挣所想不差。当初某人的老板,燕京数字文化的老总张弛见他真签了那份对赌协议,果然被恶心到了,连续两天都黑着脸,直骂小唐缺心眼,非和个傻子较劲。

    正所谓忍一时越想越气,退一步越想越亏。

    正巧这会儿《荒野疑踪》的后期做的差不多了,公司和发行方对接,想要先炮制点演员的花边新闻啥的,带带热度。张弛一拍板,就把枪别在了林挣的腰上,权做废物利用。

    用这货的原话说,给我使劲炒,不用怕得罪人,最好能碰瓷几个知名度高的,狠狠拉一波流量。

    至于这流量到来之后会不会把林挣给淹死,就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了。

    毕竟……

    “……你签的附加条款里,就有无条件配合公司的宣传这一条,我当时可是提醒过你的!”

    “我特么……”

    让唐天宇这么一说,林挣也想起来,自己签的时候确实看到过这么一条。只是当时脑子里过的都是正常的路演活动,压根儿就没往炒作的方向上想。

    现在想想,果然能当上老板的人心都特么是黑的!

    “那,好歹也和我商量一下吧!你们这种不警告就直接开枪,和杀人有啥区别?”

    后者仍旧想不通,尤其一想到刚才的事便压不住火气:“姓张的报复我就算了,咱俩认识这么多年,连你也下黑手,上来就曝光我微博……”

    “那你还点赞?”

    电话里传来唐天宇的揶揄,不等林挣骂街便赶忙道:“好了好了!你消消气!实话告诉你,那微博根本就不是我发的!现在宣传期间,公司旗下的几个大v账号都在专人手里。我知道的也不比你早……听弟弟一句劝,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生气也于事无补。”

    对面见林挣只喘气不说话,待等了一会儿,便又低声道:“再说了,当年的事毕竟是姓王的理亏,无论如何,您是站在道义的一方嘛。”

最新网址:最新阅读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