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一刻钟后,秋水对岸某散修挖的土坑边上,曲青璃与荀胜并肩而立,望着远处的斗法波动忧心忡忡。

    “看来蛮族是请动了族内高手,这下麻烦了!”

    “断龙涧地势险要,又有老城主布下的地脉法阵,除非修为超越化神,否则断无击败沈忌的可能!”曲青璃道。

    “哼,老夫担心的便是高手!”

    荀胜皱眉,转身道:“以往我等皆以蛮人为化外之族,不甚为然。可对方能在北境繁衍至今,自有其外人难知的底蕴。若对方拖住沈忌,另遣高手来袭,不用多,只一个化神,就能将我等尽数屠灭……”

    “化神强者何其自惜,又怎会轻易沾染这等俗事。”

    曲青璃目望远山,眼中闪过落寞,无奈叹道:“许是日前我等撞破了蛮人在北岸的伎俩,对方失了内应,这才提前抢攻。”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两人在前交谈,话音传过,却让一直坐在轮椅上沉思的林挣脑中闪过灵光,莫名就想通了前几日百思不得其解的事。

    黄玉明既然勾连蛮族发起这场战争,目的无外乎为除掉沈忌做一个谁也瞧不出破绽的局,好让自己置身事外。

    之前他想不明白,蛮族既然这么下血本来掺和此事,那为何放着身在断龙涧的沈忌不去杀,反而跑到秋水北岸来袭击凡人?直到刚刚,曲青璃的话点醒了他。

    不是不想杀,而是杀不了。

    断龙涧内,存在老城主布下的地脉法阵。

    这种阵法和林挣脚边的坑可不一样,调动的乃是地脉之威。以黄沧海的修为,亲手布下的阵法非同小可。再加上一个准化神的沈忌,即便蛮族真的出动化神高手,过去也只有挨揍的份儿。

    拿钱办事也得看代价,蛮族就是再耿直,也不会用自己族人的性命去扶一个外人上位。

    要杀沈忌,就必须有一个诱饵,能把他从断龙涧内给引出来。

    这个距离不能太近,否则对方随时可以走脱。但又不能太远,免得对方感知不到。按照真元波动最远能感知的距离来推算……

    林挣眯着眼睛自断龙涧的方位来回打量,表情渐渐僵硬。

    哔死个小黄,该不会是选在了红叶镇吧?

    某人在这一刻的无语,甚至盖过了他吃瓜吃到自己头上来的愤怒。自己精心计算,苦心作秀,好不容易避开城里的暗箭,却又精准跳进了城外的旋涡?

    忘川城与北境高原在此刻好似勾连一体,化作无形的触手,涌向秋水。站在岸边的他无助回望,身边竟只有演员。

    嗯,演员……

    某导演心头一跳。

    “咳,荀前辈,如果你全力出手,最远能打到何处?”

    林挣自轮椅上起身,打断身前两人的讨论。

    “我?”

    荀胜与曲青璃同时回身,思索间,便不确定道:“若只图远,以老夫之力,差不多可抵数千丈吧!怎地,你待如何?”

    “唔,倒也不怎么,”前者思索着开口,却是又问道:“那化神期呢?有能打多远?”

    “……”

    某元婴前辈老脸一黑,顿觉不爽。

    “你小子是故意恶心我吧?化神强者,已是能调动天地灵气,凝聚天威,岂是老夫可比?”

    “哎呀,我就是问问!您老以前认识黄沧海,想必见过他出手,只说个大概便是!”

    林挣皱眉解释,说话间,便见曲青璃面色一动,凝声道:“林道友可是想到了什么?”

    声如黄莺低鸣,眼波犹如秋水,却叫某人心下陡然一松。

    终于,你可算是开口了!

    因为上次在小院中,某人眼含幽怨说了句“道友不信青璃么”,换来的却是某道友的吐血装死,这几天两人之间便充斥着一种迷之尴尬。基本上能不见面,就不见面。

    尤其刚才来时,林挣还在想打招呼的姿势,曲青璃已是装作没瞧见他直接略了过去。把某人臊的,恨不能钻进伍翀新挖的坑里躲起来。

    但到此时,随着大战启幕,两人终于都各自有了台阶。

    “……那沈忌年纪轻轻便摸到化神的门槛,除却资质,心志也非常人能及。从此前全城皆传他勾连蛮族,他却从未开口解释,便知此人轻易不会改变自己的想法。若想引他出来,寻常计策定不管用。除非……”

    既已知道了黄玉明的真正图谋,那么此刻这番推测,倒也算是对日前曲青璃那个问题的回答。

最新网址:最新阅读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