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燕京时间深夜零点整,《荒野疑踪》首支预告片登陆大鹅视频。

    神秘车祸、荒野魅影、退伍老兵与盗猎组织交替延展。抛开剧情不谈,这支由董辉剪辑出来的预告片,效果还是很震撼的。

    也不知是有意为之,还是真觉得适合,预告片中展露的多组镜头大都出自林挣之手。

    地下斗兽场中凶恶的獒犬,原始森林中撕咬的灰熊,短短几秒就引人肾上腺素狂飙,吊足了观众胃口。

    不少人夸赞董辉的执导水平大有进步,然后一不小心就“引”来了本尊回复:“谬赞了,这几组精彩镜头是由我们的执行导演林挣拍摄的,我也受益匪浅!”

    评论区里开始热闹。

    “是那个‘导’过《大唐歌姬》的林挣吗?”

    “啧啧,楼上的引号加的妙啊!”

    “林挣是谁,没听说过!董导yyds!”

    “还是咱们董导实在,是谁拍的就大方承认,不像隔壁那谁,一把年纪了也不嫌磕碜!”

    “我说今天这么热闹,原来是为了炒作电影!”

    “真不要脸,几个十八线糊咖加起来,配给人家王大导提鞋么?”

    大抵是觉得这个时间点吃瓜群众们都准备休息了,评论区在经过一阵的热闹后画风突变。王晓凯的粉丝们联合各路水军奔袭而来,吹响了反攻的号角。

    零点三十分,华夏知名导演、金花奖得主王晓凯发表标题为“年轻人要对得起职业操守”的微博长文,并@林挣,祝他新片大卖。

    很快,这条微博话题便在双方有心人的推波助澜下挤进深夜热搜。

    而这个时候,另一位当事人还在挖坑呢。

    “我靠!不行了不行了!让我歇一歇!”

    秋水北岸,群山笼罩的原野阴影下,伍翀扔了铁锹,一脸无赖的躺在挖了半截的土坑里,脸色愤愤:

    “太欺负人了!好歹也是事关生死的大事,却叫我一个人在这儿挖坑!”

    “咳,这不是为了保密嘛!”

    林挣自一旁“推”着轮椅走近,无奈道:“知道这件事的,除了曲盟主和荀前辈,就只你我二人!难不成你想让我挖?”

    “你相好那么多手下,随便叫几个过来,只说是布阵不就完了?”

    伍翀话音未落,前者已是瞪眼过来,哼着“你要想挨揍,别带着我”,而后并指数落道:“亏你和我配合了五年,还是记吃不记打!要是那般兴师动众的跑来布阵,到时人家一看,荀前辈的攻击皆是布阵的方位,是个人就知道有猫腻!你说话能不能过过脑子?”

    “得得!我说不过你!”

    伍翀摆手做投降状,而后黑着脸捡起铁锹,看着身后挖过的十几里荒野,便叹道:“好在终于快完成了!”说着,还瞥过西面半空仍在回响的震荡声,哼哼道:“啧,化神……够持久的!”

    便在这时,身后传来林挣回应的声音:“是啊,还剩下一百二十个,搞定就成了!”

    “……”

    某人挖坑的动作瞬间定住,而后慢慢转身,表情由惊讶到愤怒,指着被丢到坑边的煤气罐道:“你不是说,这玩意儿一共就只有一百多个吗?老子这一路挖了一百三十处,现在还有一百二?”

    “这个……你听我解释!”

    林挣挪着轮椅慢慢后退,脸露真诚的笑道:“开始确实只有一百多,但是后来我整理储物空间,哎你猜怎么着?角落里又发现了一百多!这不是巧了嘛……”

    “巧泥大爷!”

    渐东的阳光斜照下,野草间一处坐在椅子上的身影忽然被人提起,而后一记世界波轰出二十米外,倒插进一处浅水洼中,惊跑了一群野鸭子。

    “脾气真臭!”

    半晌,看着气鼓鼓的跑去继续挖坑的身影,挂了一头水草装死的林挣才自蒿草间坐起,顺手把身边某个草窝里的野鸭蛋揣进兜里,翻着白眼嘟囔。

    他也不想这般麻烦,奈何这次不同以往。

    以前他和伍翀糊弄的最高不过是金丹级别的修士,就算糊弄不住,还可以跑。但这一次冒充的是化神期的强者,一旦穿帮,后果严重。

    所以他才想尽可能的把准备做充分,愣是大半夜又敲开了三家换气站的门,叫本就没恢复的精神再次透支。

最新网址:最新阅读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