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找麻烦,可不是林挣的本意。

    无论是对小伙伴,还是对曾经的顶头上司。

    《大唐歌姬》从当初建组开机开始,职员表上的导演就是王晓凯,这是事实。无论将来获得什么荣誉,人家主办方也只会按照官方记录的名单来颁奖。就算他吵架吵赢了,这奖也轮不到他领。

    既然轮不到,那还吵什么?

    从此前他与唐天宇的对话便知,他其实是个怕麻烦的人。像这种注定没结果的撕逼,在他眼中是纯粹的损人不利己,神经病才参与呢。

    可要是能从中捞好处,还是大好处,就不同了。

    小吵怡情,大吵开心嘛!

    毕竟实际执导《大唐歌姬》的人是谁,当事人心里最清楚。欺负“坏人”,他是不会有心理负担的。

    当然林挣自认是个有节操的人,不会像伍翀那般为了灵石连底线都能按需更改,所以他只喷了王晓凯和苏蓝欣,并没将战火扩大到全剧组。

    至于刘枣……

    “我可没骂她!”

    树林深处,某人耸了耸肩膀,掏出灵石来先在原地布了个预警的禁制,又在内里加上“隔音”“驱蚊”“避风”等小禁制。

    修炼不同于生活,存在一定的危险性,所以环境很重要。

    于是在入定之前,他又抬眼打量一下了身前的位置,从昆仑镜里摸出两个老鼠夹藏在左边一步之外的树根内侧,同时在右边的一丛灌木间鼓捣了一会儿,才脸带挑剔的把后方地面的杂草踩实,盘膝坐下。

    微博也不是白发的,这一次借广大网友之力,他不但要修复好元神的损伤,还要冲击更高境界,好应对马上要来临的大战。

    内视之下,所见情形与刚筑基时已全完不同。

    围绕丹田的气海扩大了足足五倍,仍在向外延展中。他虽不清楚普通筑基修士的气海是个什么水平,可按道理说,他的修为已至筑基后期,气海应该逐渐凝滞、粘稠,向凝气的方向转变才对。

    但此刻,由地元丹带来的灵力加持之下,旋绕奔腾的气海旋涡透着欢快,延展之下,似乎比之前还……“稀”了些?

    “会不会和我没有灵根有关?”

    林挣只是知道那玩意儿是盘古界修士的根本,可到底长啥样,迄今也无缘得见。每次想到这里,心下都不免惴惴。

    但紧接着,待元神临近气海之上的紫府,这惴惴就没了。

    这一波具体捞到多少念力早已算不清了。这会儿念力所散发的真性之光充斥整片识海,竟溢出到透过紫府,将外在也笼罩在一片金色微光之中,怕是内里的念力已然是个恐怖的数值。

    有境界,还怕修为会跟不上?

    林挣瞬间将灵根的事丢到脑后,元神欢呼着直入紫府,瞬间便被无数温润所包裹。

    以前炼化念力,需要他以元神主动探寻。这一次倒是反过来了,不等他的元神延展,就被四面八方的念力给裹了个严实。

    “我炼……”

    林挣默运法诀,元神明灭之下,犹如呼吸一般迅速吸收着识海中的星光。由元婴修士的神识撞击留下的暗伤也在极速的恢复。

    所谓修真,依道经所讲,乃是“学道修行,求得真我”。

    这其中有哲学的理解,也有修炼的说法。按照道行篇的描述,古今天下没有不死的肉身,只有永恒的法身,也就是那个所谓“真我”。

    所以神话中的那些得道高人,也被成为“真人”。

    但在盘古界,实力才是跻身的资本,修为就等同于权利。修士们才不管“真我”、“假我”,该打的架要打,该杀的人也要杀。

    修真修真,修行在前,真我在后。这些人要真如经书里说的那般“德功并进、上善若水”,就不会执拗于“得成大道,长生不老”的欲望中了。

    或许正因如此,在盘古界这样灵气此充沛的地方,人们踏足修行很简单,想要提升境界却难上加难。就如黄沧海,卡在化神后期直到寿元将尽,也没摸到下一境界的门槛,还为求突破“搞”出黄玉明这么个“后遗症”来。

    要是他知道有人只是拍拍段子,去网上骂几个人就能接连突破元神境界,不知作何感想。

    估计是不太敢想!

    彼时,这位年过三百旬的真正“老人家”,正在为即将走到尽头的生命而感到恐惧,拼了命想找到突破境界的方法,却不知他的结局,早有人给安排好了。

    忘川城内,黄玉明负手立身明台之上,面含微笑的望着西北半空的风云变幻。

最新网址:最新阅读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