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秋水北岸,杀气激荡,吼声连绵。

    面对近万修士的联手进攻,蛮族一方在失去大量中坚强者后,迎来的便是一边倒的屠杀。

    冲天的血气搅碎风云,无形间将每个人都笼罩在一种癫狂嗜血的情绪中,难以停手,也不想停手。

    这一刻,什么强者弱者,都失去了意义。

    “呵,呵呵!”

    人声向北,逐渐安静下来的滩头突然响起一阵神经质的笑声。

    “我明白了!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

    失去血色,变得苍老无比的蛮人长老慢慢转身,口中喃喃自语,尽是恍然与不甘。

    他终于明白了黄玉明真正的谋划,可惜已经太晚。

    正如林挣最开始所想,前者要的是至高无上的权威,而非一个在蛮族威慑下被打烂掉的忘川城。

    所以沈忌要死,而身为盟友的蛮族长老,也要死。

    从利用蛮族大军屠城,将沈忌引离断龙涧,再到忘川城的惊天一爆,动摇后者心神,创造偷袭之机,黄玉明的计划一环扣着一环。虽然中途因为林挣的捣乱而改变了次序,却并未改变结果。

    其实,忘川内城那惊天一爆发生之际,无论开局如何,结果都已注定。

    大概腹黑如林挣也不敢想象,红叶镇的几十万条人命不过是为引开沈忌的小手段,献祭亲爹才是某人真正的杀招所在。就只是为了创造一个偷袭得手的机会。

    “够狠!够,够绝!是,是个干大事的……”

    在众人警惕的注视下,蛮人长老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收缩,待到后面形似枯木,声音已不可闻。

    “啪嗒!”

    失去生息的身影倒地,如一片枯枝败叶,毫无重量。

    蛮族之人的修为全在血脉之中,论较起来,同样中了鬼蛟血的毒,沈忌就很淡定,随之还呸了一口。

    “活该!”

    “是啊,活该!”

    对面与沈忌始终保持三丈距离的黄玉明点头附和,而后便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该沈师兄了!”

    “怎么?我毒血攻心,生机已绝,师弟还不放心么?”

    沈忌笑的很是讥讽,还故意在“师弟”两字上加了重音。

    但小黄并不在意。

    “我很忙!待送走师兄,还有一堆善后之事需要处理!”

    彼时心患尽去,撕破伪装的少城主终于再无往日道貌岸然的模样,言语间满是得意与嘲弄,说着,还瞥过荀胜与曲青璃的方位,含义莫名。

    老荀头本就紧张,被这么一瞥,心下一惊,下意识便道:“你敢!”

    “……”

    黄玉明愣了一下,而后像是被点了笑穴一般,忽然弯腰狂笑,“噗~呃哈哈哈……你,你可真是,哈哈,还没轮到你们呢,你,你慌什么!”

    “你!”

    荀胜瞬间涨红了脸,而沈忌更是莫名其妙。

    这小子疯了?化神强者,说调戏就调戏?

    “哈哈,你不明白?呃哈哈……”

    一见他这表情,刚刚缓了口气的黄玉明却笑的更癫狂了,颇有种恶作剧得手后的满足感。

    一直待到沈忌瞧着脸色尴尬却依旧忍着怒火的荀胜若有所思时,他才“吭吭哧哧”的收起笑意,仰着头得意道:“好了,不装了!荀前辈,你怕是不知道吧?我五岁那年就知道你道基有损,这辈子都别想踏足化神境了!”

    “什么!”

    骤听此言,沈忌顿时一脸惊诧。而荀胜亦是失口惊呼,进而觉得汗毛直竖。

    好家伙!

    感情这小子自小就知他的底细,可在相处的近百年时间里仍一副谦恭卑微的姿态。这演技,这隐忍,这也……太变态了!

    “哼!我虽不知你用了什么方式装神弄鬼,但想来,此刻真元已经告罄了吧?”

    随着黄玉明的话出口,双方最后一丝顾忌也荡然无存。

    沈忌面带苦涩,还有一丝无奈。荀胜脸带惊怒,同时又有不服。

最新网址:最新阅读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