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三个时辰后,落枫谷内飘起一道烟火,隐隐带着丝香气。

    “嘶~~哈~!”

    “呲溜~呲溜……”

    谷内一处形似野兽巨口的岩洞外,一大一小两道身影并排靠坐在犬牙交错的岩浆溶柱上,各自握着一杯印着jay头像的杯子,喝得一脸满足。

    两人斜对面,某“猪头”握着截黑漆漆的岩火木拨弄着一处篝火,肿得只余缝隙的眼睛不时瞥过两人,偷偷咽着口水。

    “所以,你是为了给我报仇,才被那什么应飞给砍掉了一只手臂,还中了两颗锁元钉?”

    “可不!”

    林挣话音才落,“猪头”便扬起下巴得意道:“那混蛋害了你,我怎么可能轻饶他!咳,话说你俩喝的什么东西,这么香?还有吗?”

    “呼!”

    林挣放下奶茶杯子,不知是呼气还是叹息。视线忍不住又瞥过伍翀空荡荡的左臂,而后无奈道:“所以呢,你都这么惨了,对方应该更惨吧?”

    “猪头”怔了一下,而后便一拍大腿:“要不是他跑的快,这次我非把他……”

    林挣没理会后面的话,不等这牛逼吹完便打断道:“赤羽宗虽说算不上什么顶级宗门,但在这积石山也是一家独大。咱们搞了他门下金丹,此地不宜久留啊!”

    “你看看,你看看!我早说要带豆芽儿走,这死丫头,怎么说都不听……”

    伍翀闻言便站了起来,一脸愤愤的指着某个吸奶茶的小姑娘,换来一对大大的白眼。

    他没有接着刚才的牛逼继续吹,而林挣也没有点破。

    盘古界不是地球,但凡有些修炼常识的都知道,凝气期散修与金丹对打,哪怕是低阶金丹,也完全没有赢的可能。伍翀能留下命来只有一个解释:对方想抓活的。

    结合他中的两颗锁元钉,耳边似乎又响起了应飞那咬牙切齿的声音:我定让你知晓蚀骨剜心的痛苦!

    “哼!”

    林挣握紧了拳头。

    “堂堂大教弟子,居然也用这么下流的手段!”

    若对方只是将两人打一顿,抢走他们身上的东西也就算了。毕竟是他们理亏在先,挨打也是活该。可对方都已经“杀”了他还不够,还变相废掉伍翀的修为,这便是死仇了。

    或者在这些大教弟子的眼中,他们这类低阶散修就如同蝼蚁,可随意玩弄吧!

    但林挣却不这么想。

    有些人,就不能太给他脸。

    把手里还剩下半杯的奶茶塞给豆芽,后者在伍翀眼巴巴的注视下起身,挥手间,却是召出了那枚残镜。

    “瞧见了吗?”

    “瞧见了!”

    伍翀盯着豆芽手里的奶茶点了点头。

    “……”

    林挣有些无奈,继而加重了语气:“我筑基了!”

    “筑基就筑基呗!”

    前者摆了摆手,而后忽然顿住,扭头诧异道:“你说什么?”

    林挣这次没理会,而是挥手控制残镜飞向他的丹田,同时道:“我这法宝能吸收异种灵力,我试试能不能把你体内的锁元钉给吸出来!”

    “哎,你别……”

    伍翀原本还在沉浸在某人从练气三阶直接筑基的震撼之中,待感受到丹田之中突如其来的剧痛,便急忙后退,同时道:“快停手!姓应的下了禁制,一旦触发,他会追过来的!”

    “……”

    林挣顿住脚步,挑了挑眉:“你不是说,他比你更惨么?”

    “咳,我可没说……”

    “锁元钉专破灵根,再耽误下去,你就真的废了!”

    林挣没给他解释的机会,顿了顿,又满不在乎的哼道:“再说了,追来就追来呗!他不来找我,我还想找他呢!走之前,我得再会会他!”

    “啥玩意儿?”

    伍翀愣在原地,盯着他的脸看了一会儿,表情渐渐严肃。

    这个笑话,一点也不好笑。

    少顷,野火映风。

    熬了一夜,刚刚在岩洞里睡下的小姑娘翻身摆了个霸气的造型,把盖在身上的薄毯团成一团,夹进腿弯。

    然而只凉快了不到两息,那毯子便又盖了上来,惹的小姑娘在梦中不爽的嘟囔。

    “你真有把握?”

    洞外,伍翀看着林挣把毯子的上下两角塞到小豆芽的身下,忍不住皱眉道:“你可要想清楚,就算只是把应飞单独引来,那也是金丹期的高手。以你筑基期的修为,一招都走不完就会被糊到墙上,抠都抠不下来!”

    “咳,不是还有你呢嘛!”

    林挣转身回到篝火旁,顺手拿过那两个空掉的奶茶杯子扔进火堆里。

    杯面上jay的笑脸在火光中明灭,看的他有些出神。

    所谓众生念力,换句话说,不就是特喵的粉丝值嘛!真要是让这种粉丝上千万的大明星来玩修仙,分分钟就晋升大罗了吧?

    人比人,可真能气死人……

最新网址:最新阅读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