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翌日,千秋城南。

    山灰没草的旷野间,两名赤羽宗弟子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言语间颇有些幸灾乐祸。

    “你说这次回山,三长老会不会发火?”

    “废话!搞丢了破镜丹,以三长老的脾气,你说呢?”

    “啧,应师兄也是,那玩意儿又不是给他准备的,何必这般上心!结果倒好,功劳没抢到,白白惹一身骚!”

    “你啊,就是太单纯!你以为事情真像他说的那样,丹药被人给吃了?反正是死无对证,我要是他,就自己把丹药藏起来,等将来风头过了……”

    稍落后的弟子一脸冷笑,随着话音落下,忽觉周围的气氛有些不对,抬头便见一道身影不知何时出现在身前,正冷冷的盯着自己。

    “应,应师兄!”

    后者瞬间惊出身冷汗,急忙躬身肃立,大气都不敢喘。

    站在他面前的,正是断了伍翀一臂的那位赤羽宗金丹弟子,应飞。

    彼时看着在背后嘲讽自己的同门弟子,后者冷酷的面孔微带杀意。盯了许久,才冷冷道:“等抓到那个窃贼,你们自然清楚我说的是不是真的!”

    他故意把“窃贼”两字咬的很重,似在以言语暗示什么。可不等对面回应,心念跳动间,忽然扭头看向西北方向。

    “你终于还是忍不住了!”

    低喝了一声“去叫人”,后者挥手祭出飞剑,凌空便向感应到的方位追了过去。

    “是!”

    躬身站立的两名弟子不敢违逆,直到那股杀意完全消失,其中一人才长呼出一口气来,忍不住扭头道:“刚才他说那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

    同伴带着怜悯的目光莫名摇头:“你最好祈祷这一次他能抓到人!不然……这锅总得有人背不是?”

    “你……”

    前者闻言一愣,而后想到什么,脸色突变。

    而此时,在另一边,随着林挣将两枚闪着乌光的针状幻影从伍翀的体内吸出,后者表示舒爽的同时,脸色同样突变。

    “来了!好快……”

    “呐,按咱们商量好的,你主攻,我掩护!”

    林挣拍了拍他的肩膀,并把一沓土遁符递了过去。

    “成,瞧我的吧!”

    伍翀抬手接过,而后顿了顿,又不放心道:“你别坑我啊,我这会儿实力掉的厉害,可经不起折腾了……”

    说着,也不待林挣回答,转身向落枫谷深处跑去。

    “放心吧!”

    后者瞧着小伙伴远去的背影,学着《大话西游》里的台词轻声道:“了不起重伤,想死哪有那么简单!”

    鹰在捕捉猎物的时候,往往都要盘旋好一会儿,既是蓄力,也是在计算猎物的行进轨迹,从而预判。

    同样是飞在天上的猎手,修士就不用这么麻烦。

    “砰!”

    一道剑光隔空落下,在伍翀狼狈跳开的同时,将地面的岩石炸开。而后不等后者转身,应飞已是出现,好整以暇的收起飞剑,展露不屑。

    “真想不到,你这废物也能解开锁元钉!”

    “哼,你想不到的事还多着呢!”

    伍翀冷哼一声,视线下意识的扫过应飞脚下,而后单臂擎剑,飞身扑了上去:“看我飞龙在天!”

    “哟!”

    后者冷笑一声,身形不退反进,口中嘲讽道:“名字起的很气势,但你觉得这种唬人招数,我还会再上……咦!”

    随着一道巨大剑光从伍翀的飞剑上闪现,错身而过的应飞反手正要拍下一掌,却不防这货腰间挂着的布袋忽然炸开,无数土黄色的灵符飘飞而出,丢了他一脸。其中两张被他手掌间的烈焰引燃,厚重的灵力波动瞬间传开。

    “土遁符,有意思的想法!”

    应飞眉毛一挑,间不容发之际忽然抬脚踹在伍翀的腰间,解着反震之力腾空而起,而后御剑踏空,震散掉了周身覆盖的遁术波动。

    “我早和你说过,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心计都是可笑的!”

    “是么?”

    被一脚踹趴到地上的伍翀闻言转身,笑眯眯的摇头:“我倒是觉得,一个小小的金丹说出这话来更显好笑!”说着,还挥了挥手,得意道:“再见!”

    “嗯?”

    前者心下一凛,急忙戒备。可等了半天,却是什么也没发生。

    伍翀这会儿脸都要笑僵了。

    按照计划,这里林挣应该利用法宝偷袭应飞,强行把他遁进地脉困住的。可是……

    某人笑意渐停。

    “咳,那个……我看你也挺忙的,正好我也有事,要不咱们改天再约?”

    话音未落,剑光已到身前。

最新网址:最新阅读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