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好半天,陈海四人才将一行人给劝了起来。才让这些可怜人,稍微平复下来劫后余生的惊喜。

    “你们中谁叫付文慧?”陈海看着眼前的这群人,没有来得及去过多的关怀,直接报出了白玲小姨的名字,他有点害怕白玲的小姨已经遇难。

    “长,长官!我,是付文慧!”一个明显要更加瘦弱,饿得皮包骨头的女人,在其他人的搀扶之下,走了出来。看的出来,这个女人在一行人中,还是有些声望,所有人几乎都是将她围在中间。

    “嗯?!”陈海有些惊讶的上前了几步,仔细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个满脸花容,面色蜡黄的女人。“你没什么大碍吧?”

    “我,还行吧!谢谢,长官的关心。长官,您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女人虽然有些虚弱,但是眼色依然充满色彩,她有些好奇。

    “我们是白玲的朋友,是她叫我们上山来看看你的情况!”陈海如实的说道。

    没想到,女人听到白玲的名字,变得有些激动的问道,“白玲?是我侄女白玲?真的是白玲吗?她过得怎么样?是被你们救了吗?你们真的是来救我们的吗?”

    激动之下,一连发出了好多疑问。

    “嗯,不知道,介不介意我们借一步说话?”陈海并没有直接回答女人的问题,而是看向搀扶着付文慧的另外两个女人。

    “没问题的!”付文慧毫不犹豫的说道,一点也不怀疑陈海会对她不利。当听到白玲的名字的时候,付文慧其实心理就彻底放下了戒心。

    见两个搀扶着付文慧的女人有点不知所措,陈海还是善意的提醒道,也是对所有人说道。“我想,你们可以去洗洗澡,换一身衣服,吃点饭!我们暂时还不会离开,所以不着急,你们先去收拾一番,有什么疑惑的话,后面再问我们都可以的。”

    众人听到陈海这么说,终于才觉得有事情可做。再加上付文慧的点头,示意。大家都转身找地方,洗澡收拾自己去了。

    “您要不要,也先收拾一下!”陈海看着只剩下付文慧一个人,殷切的看着自己,有些尴尬的说道。

    “我,我不用!没事的!”付文慧,也知道自己这样子确实有点糟糕,但对白玲的关心,远超过了爱干净的想法。

    “呵呵!没事的,我们跟着你去收拾!你洗干净身子,换一身干净衣服也舒服一些!我们在客厅等你就是了。”陈海还是贴心的对着付文慧说道。

    随后向张.军3人点点头示意,自己就扶着付文慧去了她以前的房间,在房间外面等着她收拾身子,顺便做起护卫,这时他才有闲心开始观察度假村的具体布局和风景。

    不得不说,付文慧和白玲选的这个位子确实不错。依山傍水,有个活水的湖泊。他和张.军就是从湖泊旁边的竹林翻进来的,起先以为只是个有点规模的池塘,现在登高远眺,才知道是湖泊。

    度假村围着湖泊而建,住宿区,背靠南山,左临湖水,右边就是大门出。

    住宿区分成3个部分,最显眼的当然就是靠着大门的庭院和办公楼,也是宴会楼。看的出来,大型宴会,婚宴,都应该是在这里举行的。估计行政办公也是这个地方。

    办公楼是比较现代化的一栋钢筋混凝土建筑,中规中矩。

    办公楼后面就是颇有特色的民宿区,两个连廊并排着修葺在湖边,几乎围住了巨大湖泊三分之一的地方。湖上有廊桥,湖边有荷叶和还有个灯饰花卉,风景确实怡人。

    再后面就是最高端的,小别墅群,依上而上,一个个精致的小阁楼藏在山野林间,还颇有些古味。隐约可见有临建小道连接着各处的房间,交通应该也属便利。

    至于他们的的职工楼,员工所住的地方,则是办公行政大楼的另外一侧,有一连排的小矮房,虽然没有对岸的雕栏玉砌,但是也还算舒适安逸。这可能也是为什么,就算曾被匪徒所俘折磨,最后获救,他们依然那么尊敬付文慧的原因吧。

    应该是个聪明,能干,懂人心的女人。

    陈海默默在心中评价了一下付文慧这个女人,白玲的小姨妈!

    “长官,我换好了!”陈海听到身后的声音传来,回过头去,发现付文慧收拾干净走了出来。虽然是40多岁的女人,但是还真有徐娘半老的韵味。

    不过陈海没有过多的查看,毕竟以后可能是长辈,所以只是很客气的引着去了客厅。

    看着付文慧镇定下来,有些疑惑、担心和戒备的眼神,陈海很是大方的简单介绍了一下自己和白玲的关系,他们的真实身份及目的。当然,陈海没说自己和白玲是情侣,只是说很受照顾。

    但是人精式的付文慧,还是敏锐的看出来,陈海没有说出来的潜台词。如果陈海跟白玲关系不好的话,有些事情陈海是根本不会知道的。她清楚自己这个侄女可并不是愚笨痴傻的女人。

    “大致就是这样,所以,也是巧合救下你们。总算是没有辜负白玲的一番嘱托,也是运气...”

    “我明白了!还真是运气...”说完,付文慧有些感慨的长叹了一口气。再坚强的女人,也是刚从绝望的深渊闹起来,难免有些感触。

    “不知道,你们对那4个二五仔的男人,有什么处理的想法吗?”陈海还是问了这么一句话,虽然他心理已经有数。

    “...”付文慧听到陈海问道此,突然变得有些申请古怪,也有些愤恨。看得这4个叛徒,让他们还是伤心和怨愤啊。

    “没关系,有话您直说,也不是什么外人。”陈海不客气的说道。

    “嗯,你们自己处理就行了,我不想见他们!不过,他们中有一个是白玲的前夫,就是那个最高的那个!最开始投靠那些人就是他的主意,实在想不到他是那么贪生怕死的人。果然,当初白玲和他离婚一点错都没有!”付文慧,最开始还有些迟疑,后面就真的是怒其不争的意味。

    “哦?!还有这层关系,嘿嘿,行吧!我自己处理!”陈海确实有些意外。本来他还没想起来前夫这件事,经过付文慧提醒,这才想起来。随即,他只是淡淡的笑了一下,就没在接这个话题。

    接下来的半个多小时,陈海详细的跟付文慧讨论了一下他的迁移计划。有白玲这层关系,加上救命之恩,付文慧直接欣然同意,并且全力支持陈海带人入驻进来。

    付文慧不愧是久经人事的老江湖,顺便还给陈海补上了不少没想到的漏洞。言谈间,完全是吧陈海当成自家人在看待。

    直到张.军进来,给陈海示意,两人的交谈才接近尾声。

    “那4个叛徒倒是处理得挺快的!行吧,付姐,我把那2个兄弟留给你们。我和张.军押着他们4个下山,将他们丢到远一些地方,让他们自生自灭吧!您看,行不行?”陈海对着付文慧说道。

    “行的,你怎么处理都好!我想我们都不会想再见到他们的。”付文慧淡淡的点点头,脸上有着笑意,对陈海越看越式喜欢。

    “你们就准备下山了吗?那什么时候带人上山?”付文慧问出最后的问题。

    “顺利的话,就明天黎明吧!免得夜长梦多,天微凉就带着人一起上来。”陈海稍加思考就回答道。

    “那时间还挺紧的,不过我应该没问题,今天我去给他们坐下思想工作,应该问题不大。”付文慧点点头,说道。

    陈海见已经交代清楚,就跟张.军一起来到中间的空地。看着跪着的4个邋遢男人,周围是一圈没有说话,明显神色对他们充满厌恶的人。

    “我不杀你们4个!”陈海淡定的说道,眼里无喜无悲。话音刚落,明显的,4人紧张的情绪获得释放,身体都有些软了。

    “但是你们不能再待着山上了!我会将你们4个甩到山下闹市区去,至于后面你们怎么样,自生自灭吧!你们有什么反对意见吗?”陈海语气平淡的说道,但是充满了不容反抗的意味。

    4人明显知道自己能活下来就很不容易了,再加上“二五仔”的名声,留在山上也是不可能再像以前那样过得不错了。所以,都没有出声当做默认,其实心里还真正的松了一口气。

    “行吧,把他们4个捆上手脚,塞到车上,蒙上眼睛!到了地方,再丢他们下去。”陈海对着张.军说道。张.军点点头,去喊人来捆。

    陈海随即对两名副队长说了自己的决定,先将他们两人留在山上保护剩下人的安全。两名副队长也是纷纷拍着胸膛,保证完成任务。也是重点强调了这是以后的根据地,大概明天就会把大家拉上山来常驻,两人更是纷纷说好。

    这里的环境优美,自给自足完全没问题。生活条件和安全,比之山下小区确实好太多额。

    安排玩一切事务,陈海就简单的和付文慧一行人告了别,和张.军上车开始下山之行。

    中间有个小插曲,就是度假村的人间陈海一行人要离开,纷纷挽留, 希望能够留下来保护他们。在陈海的再三保证之下,一定会回来,加上付文慧的一旁劝导,才终于让大家放宽的心思。毕竟还有两名“军官”留下,也是给他们吃了一颗不大不小的定心丸。

    陈海最后对付文慧做了个手势,就头也不回的开车下山。

    张、军则是在副驾,后侧着身子,拿着枪对着4个被蒙上眼睛套上头套,充满不安的男人。毕竟,此时此景,虽然陈海说过不杀他们,但是怎么看都像极了去刑场行刑的样子。

    好在,下山的路依旧畅通。

    4个蒙上眼睛的男人,只是在黑暗中担惊受怕了不到1个小时,就被陈海拉倒了离南山很远的商圈,期间道路不畅,陈海还开上了人行道。幸好也是车够好,地盘够高。

    最终将4人放下的时候,只是解开了他们的手上绳子。头套都没摘,就扬长而去。话都没有多说,甚至从头到尾,陈海都没问过谁是白玲的前夫。

    因为他是真的一点都不在意,也不关系。毕竟在他严重,这4个人要是有点本事,在这危机四伏的商圈,能不能活下来都还是两说。如果真实草包,那就更不需要了解了,反正也只是多了4缕亡魂而已。

    让陈海永远不会想到的就是。他的放生之举,居然在几天之后会给他们带来非常惨烈的灭顶之灾。如果他此时知道,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扣动扳机,以绝后患。

    可是,这个世界上,或许是此时的陈海,还不会未卜先知的本领。

    以至于后面,陈海肠子都快悔断了...